【9992019银河国际登录】一块石头

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故事实际上分做两部分:头一部分可以删掉,但是它可以告诉我们一点初步的情节──这是很有用的。

胡太公一年来感觉身体衰弱了好多,说话声明显中气不足了。他还经常做梦,总是在梦中与村里那些死者在一起,这就很不好了。虽说还只有六十多岁,但胡太公预测自己大概来日不多了,该为自己的后事做做准备冲一冲了,一来免得到时仓促,二来也可使自己多长些阳寿。
  于是,一具棺木漆得乌黑发亮,供死者穿的寿衣也全部备齐了,埋坟用的砖块也买来放在了院子里的一角,砖块的火候非常到家,敲起来“当、当”脆响。
  一天晚上,胡太公又做梦了,这次居然梦见了自己的老伴。老伴没福啊,五十岁时就撒手西去,至今已仙逝十余年了。老伴在梦中说她好孤独,叫胡太公去陪她,胡太公当然不肯去,老伴就要拽他去,梦里的老伴力气好大,拽了胡太公就走,胡太公就死命地挣啊挣啊,终于挣脱了,然后胡太公就醒来了。醒来后的胡太公大汗淋漓,喘息不止,后半夜都在辗转反侧中熬过去了。只是他的三太太,一夜呼吸匀称,睡得喷儿香,让胡太公恨不得一个巴掌将其打醒过来。
  翌日,吃罢早饭,胡太公就请来了村里的两个壮汉,要去给自己找块石头作墓碑,这也是大事啊。两个壮汉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从一座山脚下抬来了一块粗糙的青石板,又经过石匠的一番精心打磨之后,一块方正、平滑的碑石便完成了,也搁在了院子里的一角。胡太公对此非常的满意,嘴上不住地说:“好,好啊!”
  春日的一个午后,胡太公的午睡被院子里女孩的吵闹声惊醒。他便拄了拐杖循声而去,就看到自己两个十几岁的孙女正坐在那块青石板上下一种四子棋。胡太公一见,真是火冒三丈,两个臭丫头竟然把屁股搁在了上面,这还了得?他抡起拐杖就朝两个孙女的身上打去,一时是哭声大作,把儿子儿媳也招来了。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两个孩子的父母也骂她们活该。最后两个孩子被罚跪到了很晚,直到衣服都让露水打湿了,才作罢。
  一年后,胡太公驾鹤西去,中过举人的胡太公丧事办得甚是隆重,那块放在院子里的石头终于派上了用场,上书“胡氏祖墓”四个大字,还有不少的小字,对胡太公的品行、学识、功名都作了详细的记载。显然,胡太公希望自己能和时光一样长久。
  山腰上,新坟变旧坟,很快,坟墓上的青砖就爬满了青苔。也不知从何时起,胡太公的坟墓都没有人来祭扫了,用当地人的话说,胡太公已然是一个孤魂野鬼了。
  忽一日,一头牛为了吃一丛茅草,四蹄就踩到了胡太公的坟上。这头牛也忒不是东西,吃完后,竟然拉起屎来,翘起尾巴哗啦啦一倾泻,就把“胡氏”二字盖住了。这一盖就盖了很久,直到一场狂风暴雨过后,“胡氏”二字才显露出来。
  时光流逝,岁月更迭,在一次大的泥石流后,胡太公的坟墓被冲毁了,墓碑也被折断成了两块,一块深埋地下,一块裸呈山脚。而胡太公居住过的村子几乎被化为乌有,一片荒凉,生命在此好像停止了;当然,时光照旧,仍向前迈着它的脚步。
  渐渐地,村庄又一次繁衍起来,“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雉鸣麦苗秀,蚕眠桑叶稀”,好一派田园风光。
  农人进山放牛来了,就有人把屁股坐在了那半块墓碑上,一块平整的石头,坐着多舒坦。尤其是有一次,一对放牛的男女竟然在上面野合了,实在是不像话。
  有一农人,看到胡太公的那半块墓碑后,就想起了村边一条土路上的沟坎,要是将它放上去,路可就好走多了。这位农人力气大,想到就做,于是那半块墓碑被骑在了沟坎上,供大家踩踏了。
  又是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小村铺水泥路了,那半块墓碑就被抬起来扔到了一边。虽然它曾给人带来过方便,但大家走在平坦的水泥路上,个个一脸笑嘻嘻的,早就将它忘记了。
  终于,被抛弃在路边的那半块墓碑又一次被一位农人发现了其作用,他将墓碑扛到了门前的河里,充当了一块洗衣石,“捣衣声声,河水清清”,女人们很快就爱上了这块石头。它长长的,平平的,在上面洗起衣服来多好。女人们屁股坐在“胡氏”二字上,把衣服放在上面搓、刷、揉、捶,作弄得胸前一对奶子鼓鼓涌涌的,间或还“卜、卜”地放几个响屁,快意至极。有男人的短裤,也有女人的短裤,还有孩子的尿布,一件件都与碑石作着最亲密的接触。
  一个人,一块墓碑,一块石头,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岁月的河边,被一群洗衣的女人青睐着。

我们是住在乡下的一个邸宅里。恰巧是主人要出去一天。在这同时,有一位太太从邻近的小镇里到来了。她带着一只哈巴狗;据她说,她来的目的是为了要处理她在制革厂的几份股子。她把所有的文件都带来了:我们都忠告她,叫她把这些文件放在一个封套里,在上面写出业主的地址:“作战兵站总监,爵士”等等。

她听我们讲,同时拿起笔,沉思了一会儿,于是就要求我们把这意见又慢慢地念一次。我们同意,于是她就写起来。当她写到“作战……总监……”的时候,她把笔停住了,叹了一口气说:“不过我只是一个女人!”

当她在写的时候,她把那只哈巴狗放在地上。它狺狺地叫起来。她是为了它的兴趣和健康才把它带来的,因此人们不应该把它放在地上。它外表的特点是一个朝天的鼻子和一个肥胖的背。

“它并不咬人!”太太说。“它没有牙齿。它是像家里的一个成员,忠心而脾气很坏。不过这是因为我的孙子常常开它的玩笑的缘故:他们做结婚的游戏,要它扮做新娘。可怜的小老头儿,这使它太吃不消了!”

她把她的文件交出去了,于是她便把她的哈巴狗抱在怀里。这就是故事的头一部分,可以删去。“哈巴狗死掉了!”这是故事的第二部分。

这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情:我们来到城里,在一个客栈里安住下来。

我们的窗子面对着制革厂的院子。院子用木栏栅隔做两部。一部里面挂着许多皮革──生皮和制好了的皮。这儿一切制革的必需器具都有,而且是属于这个寡妇的,哈巴狗在早晨死去了,被埋葬在这个院子里。寡妇的孙子们(也就是制革厂老板的未亡人的孙子们,因为哈巴狗从来没有结过婚)掩好了这座坟。它是一座很美的坟──躺在它里面一定是很愉快的。

坟的四周镶了一些花盆的碎片,上面还撒了一些沙子。坟顶上还插了半个啤酒瓶,瓶颈朝上──这并没有什么象征的意义。

孩子们在坟的周围跳舞。他们中间最大的一个孩子──一个很实际的、七岁的小孩子──提议开一个哈巴狗坟墓展览会,让街上所有的人都来看。门票价是一个裤子扣,因为这是每个男孩子都有的东西,而且还可以有多余的来替女孩子买门票。这个提议得到全体一致通过。

街上所有的孩子──甚至后街上的孩子──都拥到这地方来,献出他们的扣子。这天下午人们可以看到许多孩子只有一根背带吊着他们的裤子,但是他们却看到了哈巴狗的坟墓,而这也值得出那么多的代价一看。

不过在制革厂的外面,紧靠着入口的地方,站着一个衣服褴褛的女孩子。她很可爱,她的鬈发很美丽,她的眼睛又蓝又亮,使人看到感觉愉快。她一句话也不说,但是她也不哭。每次那个门一打开的时候,她就朝里面怅然地望很久。她没有一个扣子──这点她知道得清清楚楚,因此她就悲哀地呆在外面,一直等到别的孩子们都参观了坟墓、离去了为止。然后她就坐下来,把她那双棕色的小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大哭一场;只有她一个人没有看过哈巴狗的坟墓。就她说来,这是一件伤心事,跟成年人常常所感到的伤心事差不多。

我们在上面看到这情景,而且是高高地在上面观看。这件伤心事,像我们自己和许多别人的伤心事一样,使得我们微笑!这就是整个的故事。任何人如果不了解它,可以到这个寡妇的制革厂去买一份股子。


·上一篇文章:一千年之内·下一篇文章:公主的猫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