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手伤害,早晨的小云朵

在一座高山上,一朵云彩早早就起床,她揉揉着朦胧的睡眼,打了个哈欠,穿上雪白的衣裳在山上溜达。

《信手伤害》

风姐姐来了,对她说:“云朵妹妹,你起得怎么早,我带你去玩吧。”小云朵高兴地说:“好啊!我们去哪里呢?”风姐姐说:“我不告诉你,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云朵飘到了一条小河上,她对小河说:“小河弟弟,天还没亮,你这么忙着奔流干什么呢?”
小河回答说:“前面的农田缺水,我要去灌溉呢。”云朵摇摇头,说:“你这么小,田野这么大,你能行吗?”小河不理睬她,继续向前奔去。

花儿睁开了眼。

小云朵飘到了田野上,只见河水不断涌入田野,田里的禾苗、蔬菜悄悄地抬起头,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在欢呼着:“小河,小河,你真棒!”那声音此起彼伏,那场面真让人感动。小云朵羞涩地飘走了。
小云朵飘到了草原上,在那一碧千里的草地上空,小云朵看到小草那么低,即使草原上的那棵大树也不过十几米高,觉得轻飘飘的,风儿对她说:“你看,下面的草是那么柔美,他们养活了成千上万的牛羊。”小云朵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我常常到这儿来玩,都看到他们就是这般模样,哪里能养活了那么多牛羊呢?”风儿说:“等你长大就会懂的。”
小云朵飘到了大树上面,对大树说:“大树,你怎么这么矮,这么笨!,我每次都看到你在这里,你图啥呢?”大树说:“我的家就在这,我离不开生我养我的土地,我要在这开花、结果。”
“你真傻!从小到大都在这里,没见过世面,”小云朵笑笑地说,“你看我,我走遍大江南北,游遍中外名山大川,多好啊!”大树见小云朵傲慢的样子,也不理睬她。
天亮了,太阳还没露出笑脸,突然间乌云密布,小云朵被大风卷入了乌云中,天空电闪雷鸣,她哭闹着要回家,可是,风儿已经无能为力了,那大片的乌云哪会理睬小小的云朵呢?大风使劲地抽打她和乌云,一瞬间,啪啪啪,硕大的雨点从空中打落下来,草原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一会儿,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小云朵却不见了。

天是黑的。


四周静悄悄的,偶有蛙声张扬,竟也妄想歌唱。萤火虫的小尾巴,摇呀摇呀摇呀,花儿好兴奋,可还是偷偷打了个哈欠。大家各玩各的,飞的跑的爬的,都在夜幕里,创造自己的世界,乐在其中。

·上一篇文章:森林合唱团·下一篇文章:两瓶酒的悄悄话

花儿略一沉吟,建造了她的世界规则。


没人陪她玩儿,她又想了一想,决定继续再睡一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花儿睁开了眼。

天已大亮。

四周热热闹闹的,也有蘑菇妹妹,蜷缩在角落不想成长。树儿沙沙地扭动腰肢
,小草依偎在他的身旁。花儿好羡慕,她好巧不巧扎根在偏壤,在夹缝中生长,于是与众生的距离,只能咫尺天涯,而温暖被她誉为远方。她精神很好,然而弯了弯腰,她要睡觉。

呼啦——

呼啦。

风儿摸了摸她的脑瓜。

嘿呀——

嘿呀。

风儿揉了揉她的脸颊。

“唔。”花儿眨巴眨巴眼睛。怯怯地环顾四周,“请问你是谁?”

——呼啦。 

——嘿呀。

花儿开心地摇摆,差点儿扭断了身子。“你是风!你是风!你要陪我玩耍吗?”她开始讲话。

“风儿风儿,我是花儿。今天太阳爷爷又睡懒觉了,蘑菇妹妹仍然不想长大。风儿风儿。你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长大妈?”

“还有还有,你说,我是一朵怎样的花儿?”

——呼啦。

“好啦好啦,我要睡觉啦。风儿风儿,再见。”花儿藏起了羞红的脸。

——呼啦。

——嘿呀。

花儿睡醒了,风儿却还在。“风儿风儿,你在等待我吗?风儿风儿,你看到夜晚的星了吗?你看到前面石碑下的蔷薇姐姐了吗?她好漂亮,好漂亮。树哥哥说,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花。你呢?你也这样想吗?风儿风儿,你说我是朵什么花呢?”

——呼啦。

“好啦好啦,你总奔波不停,也不肯陪我说话。我不要理你了,哼。”花儿轻轻一嗔,避开他的视线。想要睡觉。

可她睡不着。

听说清晨的露珠是一个宝贝。它可以让大家精力充沛,一天都不必口干舌燥。这大抵是颗灵丹妙药。

花儿的声音略有些无力,却仍神采奕奕。“风儿风儿,云朵姐姐教我唱歌,我可不可以唱给你听。风儿风儿,大树爷爷说我是朵火红的花儿,你看,好不好看。风儿?风儿?”花儿带了哭音,“尼维斯很么不再理我?”眼泪滑下,湿了一方土壤。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哭着哭着,她就睡着了。

——呼啦。呼啦。

花儿脸色愈发苍白,轻声问道:风儿,你在哪里。我,到底有没有见过你。原来我都不曾见过你。风儿……

呼啦声,她也寻不到了。

“你再唤一声好吗?我不求你说话了,就像那个有星的夜,在蘑菇妹妹还未长大的时候,你的轻和……”花儿又哭了。“你还在不在?在不在呢……”

“我知道蘑菇妹妹为什么不肯长大了。风儿。她死了
。她被摘走了。蔷薇姐姐也丢了不少花衣。风儿你说为什么没人采我?我真的很丑吗?”

花儿的火红。不再火红。

黯然失色。

终有一日,花儿已气息不足。她舒展身子,里面攒了一捧晶莹的晨露。仍然听不到风儿的声音。她笑了笑:“风儿哥哥,谢谢你……这是我仅能送你的礼物,请不要嫌弃呐。”

——呼啦。

露珠散了一地,却发出丁零零破碎的声音。依旧剔透。

花儿闭上了眼睛。

“你……回来了?”

——呼啦。

枯萎的花,从根折断。

听说有一种存在,叫做信手伤害。

有一种存在,叫做从未存在。

                                2015.9.05

                              旧日, 以此自喻,聊表心情。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