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2019银河国际登录】小老鼠丁丁

有星星有月亮的夜晚,田野里实在是美丽得动人。微风吹过,稻香弥漫,小昆虫们在草地上举行月光晚会,尽情的舞蹈。不远处田埂的一个泥洞里,躲着一只小灰老鼠,他的名字叫丁丁。丁丁的眼睛象星星一样闪亮,那是渴望的光,他多想参加昆虫们的月光晚会,与他们在皎洁的月光下唱歌跳舞。可是,他不能,他是一只老鼠,一只只能藏头缩尾的老鼠。
老鼠的职业就是搞破坏,偷东西。谁搞的破坏大,偷的东西多,在老鼠族里本事就大,威望就越高,日子就越好过。老鼠族里流行一首叫《快乐老鼠》的歌。凡是老鼠都会唱:
快乐老鼠 吱吱吱,吱吱吱, 我们老鼠了不起! 不用种田有粮吃,
无忧无虑过日子。
丁丁曾经为自己是老鼠族的一员骄傲,他要成为一个最出色的老鼠,为爸爸妈妈争气。
记得丁丁第一次独立行窃时,他是多么的兴奋。通过他那一双闪亮的老鼠眼的观察,他看中了一串颗粒饱满的稻穗,丁丁窜了过去对着稻穗的根部就要咬。一条小蚯蚓从土里钻了出来大声喝道:
老鼠老鼠坏东西 偷吃粮食偷吃米 我们做个老鼠笼 “咔嚓”一下捉住你
小蚯蚓唱完大声高喊:“青蛙、螳螂、七星瓢虫、蜜蜂快来呀。快来捉住偷粮的坏老鼠。”
丁丁愣住了:“我们是坏老鼠?这是真的吗?”
“对啊!你就是坏老鼠,偷东西搞破坏,人见人憎的坏老鼠。”小蚯蚓说。
稻田里的七星瓢虫、螳螂、青蛙等劳动能手听到了喊声都过来指责丁丁:坏老鼠,偷东西,人人见了人人憎。
丁丁痛苦的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他见到鼠爸鼠妈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偷窃是可耻的吗?我们就是坏老鼠?老鼠最坏?”
鼠爸鼠妈看到丁丁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不忍欺骗他了说:“丁丁,别难过,我们老鼠生来就是坏的,我们的职业就是偷,这是改不了的现实。就象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肉,羊改不了吃草一样,我们改不了偷,我们注定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啊!”
“够了!够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偷?我们也可以劳动!自食其力!”丁丁几乎是对着鼠爸鼠妈大吼了。
“孩子,你太天真了,这是老祖宗订下的规矩,改不得。谁叫咱是老鼠?老鼠以偷为业,以不劳而获为荣。”鼠爸鼠妈叹气。
“我不相信!”丁丁哭了,他觉得他的世界变成了灰色。
丁丁找到了老鼠族长对他说:“族长,我们不能偷了,我们要劳动,过自食其力的生活,做光明正大的好老鼠。”
丁丁的话遭到族长和族鼠们的一阵哄然大笑。他们都说丁丁没出息,窝囊,脑子有病……
很晚很晚了,昆虫月光晚会已经结束了。昆虫们三三两两地飞回了自己的家,丁丁多么羡慕那些可爱的小昆虫,他们可以在阳光下星光里自由自在飞。而老鼠只能过着躲躲闪闪的日子。
“唉!”看着昆虫们远去的背影,丁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我是一只老鼠,一只只能躲躲闪闪,偷偷摸摸过日子的老鼠?”
老鼠族没有一只老鼠理解丁丁,丁丁到了一个鼠迹罕至的地方,丁丁靠自己的劳动开辟出一个菜园子。在菜园子里种上了玉米、土豆、蔬菜……丁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在丁丁的精心护理下,庄稼长得喜人。
一天,丁丁收获他的劳动果实时,已到了傍晚时分,他正准备担回家,一只夜猫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丁丁说:“你这个坏家伙,又偷人家的东西了!”
丁丁争辩:“我没有偷!这是我自己开劈的菜园子,我靠自己的劳动获得的劳动果实啊!”夜猫子见丁丁说的诚恳,让他伸出双手,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满是老茧。
夜猫子非常的震惊:也有不偷东西,自食其力的老鼠?夜猫子很感动,放了丁丁,并把丁丁的事传遍了森林、田野的角角落落。
老鼠们知道了,气得咬牙切齿。他们认为丁丁是大逆不道,不务正业,丢尽了老鼠们的脸。老鼠们闯进了丁丁的菜园子,把丁丁精心侍弄的菜园子捣毁了,并把丁丁捉回了老鼠族的鼠洞里,老鼠族长派出几个身强力壮的老鼠看守丁丁,逼丁丁改“邪”归正。
天啊!老鼠的世界就是这样颠倒黑白,没有公理的呀!要不,为什么当一个自食其力的好老鼠那么的难?
丁丁说什么也不肯去偷窃,搞破坏了。丁丁饿得两眼昏花,肚皮贴着了脊背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鼠为粮偷,看你丁丁能硬到几时?”老鼠族长想当然地认为。
他放了丁丁,他想丁丁一定会因为饥饿而去偷窃的,谁不知道珍惜生命。可是老鼠族长想错了。丁丁并没有去偷,就啃一些草根、树皮、树叶充饥。老鼠族长火了,命令老鼠们在允许丁丁活动的范围里把草连根拔了,把树皮削去。
丁丁没有可食的了。他做出决定:宁死不偷。准确地说自从他知道偷窃是不耻的为众人所指责的行为后,他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他要做一个不偷不抢的反叛的老鼠,
好几天了,丁丁没有吃过一点儿的东西。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丁丁虚弱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他知道他就要死了,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可是丁丁一点儿也不后悔,他坚持做一个不偷窃的老鼠是对的,是真正的颠扑不灭的真理。他要为真理而死。丁丁感到脑袋沉沉的,恍惚中,他听到了一声暴发力很强的猫叫声,接着是几只看守他的老鼠逃窜的紊乱的脚步声。
“就让猫吃了吧!不过大花猫,你可知道你吃的是一只好老鼠,是一只不该吃的好老鼠。”丁丁原本是想这样说的,可他的喉咙干燥得就象烈日下的沙漠,要冒烟了,他无法吐出一个字。丁丁只感到大花猫叼着他冲出了老鼠洞。
丁丁奄奄一息,当他被一口口冷水泼醒后,他第一眼看看到的是一只蹲坐在他的旁边的大花猫,大花猫的脸上全是惊喜、温和的笑:“丁丁,你终于醒来了。”
“我是不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只猫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跟一只老鼠说话!”丁丁睁着狐疑的眼看着大花猫似乎是在问。
大花猫用矫健的爪子轻轻拍了丁丁一下说:“丁丁,好样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骨气的老鼠了,夜猫子说得不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象你这样的好老鼠的,来,交个朋友吧!”
从此,老鼠丁丁和大花猫生活在一起,老鼠丁丁过上了他所喜欢和追求的幸福生活。


隔壁包子店的老板回老家过年去了,店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直寄住在他店铺里的老鼠扫尽了店里最后一点食物残渣,接下来开始饥寒交迫。

·上一篇文章:萤火虫姑娘·下一篇文章:笨狼的小板凳

老鼠不止一只,而是温馨的一家。


现在,全家鼠的生活开始举步惟艰。作为鼠爸鼠妈,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忍饥挨饿,心如刀绞。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人类视老鼠如仇敌,见之必打,而且还非打死不后快。鼠爸愤恨地说:真搞不懂这些变态的人类,凭什么一直这样仇视我们,一直想置我们于死地,不错,我们是偷点粮食吃,但不能以小缺掩大美,我们世世代代勤劳勇敢自强不息,为了我们族类的生存,跟大自然做长期不懈的斗争,我们心地善良竭尽全力与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和平共处,哪象他们狗屎一样的人类相互掠夺、倾轧,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血腥和杀戮的历史。而我们偷点粮食那是别无选择,要是上帝创造世界万物的时候,让我们一样也能自力更生,谁想去偷啊,谁想千百年来,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鼠妈深情地望着自己的老公,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们,叹气道:亲爱的,你说得很对,我们鼠类在这个星球上历尽劫难,人类养狗养猫养宠物不养我们也就罢了,还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一只老鼠一生的消费,还没有一只狗一个月的消费多,他们傻逼人类也不知道算算,如果养了我们,还要养猫干什么?虽说狗可以看家,那还不是他们人类自己出了盗贼?

鼠妈说到这里,提高了声音的分贝:孩子们,你们永远记住,生存高于一切,为了生存偷点粮食,这不可耻,一点都不可耻!

坚强的鼠爸眼里噙满了泪水:亲爱的,别说了,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但我发誓,我要好好养活我们的孩子。包子店里实在无法再呆下去了,俗话说,天无绝鼠之路,我们另谋出路吧!

夫妻俩安顿了一下孩子们,便出洞觅食。他们牵着手,沿着肮脏的下水沟一路前行,鼠妈说:隔壁的电话亭里不知有没有什么可以充饥的,我从这里钻进去侦察一下。

鼠爸说:还是我去吧,我比你有经验。

鼠妈没再坚持,只是对老公说:那你小心点,我在外面接应你。她看着自己的丈夫三蹦两跳钻过水沟口,一溜烟就出现在电话亭厨房的窗台上。

鼠爸四周飞快地环视了一遍。没人!他轻轻地对鼠妈说。然后跳上灶台,对整个厨房敏锐地一通扫射,鼻子里分明就闻到了久违的肉香味。

厨柜里一只白色的陶瓷碗里,装着满满一碗回锅肉,看起来刚刚从锅里炼出来没多久,肥的地方肥得透亮,瘦的地方瘦得脆嫩,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味。一只苍蝇在柜子外面嗡嗡地飞来飞去,一直找不到进去的入口。

不用说,这个晚上的收获是丰厚的。鼠爸用自己尖厉的牙齿咬断了厨柜的细丝网格,虽然,他的嘴唇被锋利的细网刺伤得鲜血直流,但当他看到久饿的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分享他的劳动成果时,心里充满了欣慰。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之后的事情。不久之后,在他们和电话亭老板之间的一场较量,将导致这温馨的一家遭受灭顶之灾。这是没法预见的,聪明如人类这样的高等灵长类生物,都无法预知自己的将来,何况其区区鼠辈?

次日早上,因为一碗回锅肉被老鼠糟踏得七零八落,电话亭的人类夫妻俩发生了一场硝烟弥漫的残酷战争。

这是一场俗不可耐的内战,可人类千百年来却乐此不疲。

女人先说男人厨柜门没关好。男人信誓旦旦地说绝对关好了。女人说关好了老鼠怎么可能吃得到?男人说我又不是老鼠,我怎么知道老鼠的事?女人说怎么就变成了老鼠的事了,难道你做碗回锅肉是为老鼠准备的?

夫妻俩越吵越凶,暴风急雨式的一场恶战上演。最后鬼哭狼嚎凄惨一片,锅碗镖盆遍地开花。战争结束的时候,夫妻俩发现被咬断的网丝格,终于找到了矛盾的根源,对这可恨的老鼠恨得牙根痒痒,发誓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一定要剥鼠皮抽鼠筋以报此仇。

可是,这老鼠好象通了灵性,一连几夜都没了动静。又过了几天,还是没见踪影。

电话亭的老板对他老婆说:这老鼠也许只是路过,抵制不住肉香的诱惑,进来出轨了一回,就象现在人的一夜情。

他老婆说:看来你还很了解老鼠的心思啊,你应该去多关心关心它,说不定还是你的前世情人呢!

男人笑了:你跟一只老鼠争风吃醋么?

就在他们失去警惕的这个晚上,鼠爸鼠妈再次出动,并且带领一家大小,在这个并不宽敞的厨房里,举行了一次隆重的歌舞晚宴,芳香的金龙鱼植物油,油煎家常豆腐,五香卤肥肠,甚至还有清冽的正宗米酒。夫妻俩一再告诫他们的孩子:不要吃太多油腻的食物,那样会象人类一样患肥胖症的。孩子们叽叽地嘶咬着,你争我夺,只把父母的苦心教诲当作耳边风。酒足饭饱之后,又酣然入梦,直到凌晨五点,才一一离去。

第二天早上,人类夫妻俩看着一屋惨状,目盯口呆。

这可恶的老鼠,简直是太放肆了!女人咬牙切齿地吩咐男人:去公路边搬块水泥砖过来,把下水道给我堵住,看它还怎么进来。

这样果然安全了两天,人类夫妻俩总算喘了一口气。

可那边的老鼠家族又开始挨饿,鼠爸急得在洞穴里团团转。鼠妈说:亲爱的,不要急,办法总比困难多,要相信我们的智商。

鼠爸点了点头:不错,有时候,最原始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上帝既然赋与我们锋利的牙齿,我们就要好好利用它,我决定从今晚开始,用我的牙齿来咬啃水泥砖。

鼠妈说:好,我同意你的方法,我们一起咬。他们人类不是有个叫愚公的,连太行、王屋两座山都搬走了,一个小小的水泥砖,对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晚上,鼠爸鼠妈互相鼓励着,开始啃咬水泥砖。令他们意外的是,水泥砖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硬,他们用牙齿稍微一咬,水泥碎片便漱漱地往下剥落。不一会儿,就咬出了一个小洞。

鼠爸停下来擦拭了一下汗水,对鼠妈说:亲爱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容易成功吗?

鼠妈不解地看着老公:为什么?

鼠爸说:因为这水泥砖质量太差了,水泥的标号和比例都远远达不到合格的标准,这样做包工头却能赚取最大化的利润。这是他们修公路人行道用的水泥砖,人类称之为豆腐渣工程的产品材料。

人类啊人类,多年以后,当我们鼠族取代你们主宰这个星球的时候,不知你们会不会明白,是你们自己毁灭了自己啊!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