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水下之夜

  当兄弟俩潜入深水之后,丝毫没有黑暗之感,而是进入了一片光的世界。他们带的照明灯,也派不上用场。水下遍布着众多的星星点点之光,令他们感到自己仿佛游历在银河之中。

当兄弟俩潜入深水之后,丝毫没有黑暗之感,而是进入了一片光的世界。
他们带的照明灯,也派不上用场。水下遍布着众多的星星点点之光,令他们感到自己仿佛游历在银河之中。
星光五颜六色,红、黄、绿、蓝、淡紫。闪着磷光的鱼相互映射;一只“灯”鱼缓缓游过,两侧一排排的光点好像舷窗里射出的灯光;海虾发出闪光的火焰;水母发出丝丝银光:“深海之龙”尤为壮观,身上放出一排排绿色和蓝色的强光:“蓝胡子”炫耀着它们熠熠生辉的葫须;鱿鱼从镶有光环的眼睛向外窥视,它们的触须上闪烁着斑斓的星点;蟾鱼双唇闭合时不显任何光亮,可张开口时牙齿就像一串珍珠发出夺目的光彩。
所有这些动物白天都栖息在深海的黑暗之中——所以它们需要光。但是为什么光亮有白有黄、有红有蓝又有绿,科学上还未能有充分的解释。
又有一条鱼,好像用鱼杆在它前面吊着一只小电灯泡一样的东西,于是一条小鱼被吸引过来,可光亮一晃而逝,小鱼已进入大鱼的两颚之间。
最惊人的是声响。有人以为水下是“一片寂静”。其实不然,响声四起,当一切夜食动物都行进在觅食路上,声音尤为响亮。
兄弟俩听到神秘的咕哝声、咀嚼声、呼噜声、叫声、呜声,但无暇去寻根求源。一只鹦嘴鱼正在吞嚼珊瑚,口中发出阵阵引人注意的声响;去咕吹的、会叫的、会嘶鸣的,还有的像校长训斥学生一样,也有会敲鼓的;海豚在喷气,爱唱的在引吭高歌,爱饶舌的老太婆在喋喋不休地唠叨。
罗杰用臂时蹭了哈尔一下,示意他往上看。上方很像一块天花板,又像有人从天花板上往水下射出灯光。
哈尔明白了那是条“月亮”鱼,圆圆的身躯,直径10呎,呈扁平状。它的名字起源于它那圆形的身体和发出如同月亮般的寒光。
那鱼看上去只见一个头,它年幼时长着的尾巴已像蝌蚪那样退掉了,他们看到的这个大头,实际上已包括了肚子和其它脏器。在其扁平躯体的边沿露出两只小眼睛,两侧那小得几乎让人注意不到的鱼鳍推动着一吨重的大鱼在水中缓缓游动。
一只长着驼峰的鲸鱼在旁边游过,口中发出歌唱之音。许多年来,人们就知道鲸鱼可以发出声响,布郎克斯动物园的科学家曾记录下鲸鱼发出的声响并发现这种声响有根强的音韵。大多数鸟类的鸣唱只持续几秒钟,而鲸鱼的歌声可持续7分钟至30分钟。曾经有一位音乐家听过鲸鱼“唱歌”的录音,欣喜之余他专门创作了鲸鱼协奏曲,并由纽约交响乐团演凑。而且人们还从几百个小时的录音磁带中选出最佳的乐段制成一张叫作“鲸鱼之声”的立体声唱片。
组成巨大的珊瑚世界的那些小珊瑚动物,白天是看不到的。到了夜晚,它们纷纷钻出各自的洞穴,摆动着触角,捕捉比它们小的食物。可是令哈尔和罗杰遗憾的是,珊瑚虫旁有不少杀手在游来荡去,它们专门杀害这些珊瑚的建设者。杀手就是“刺王”——大星鱼。这个凶魔已将大堤礁的不少珊瑚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沙漠。“刺王”的饮食方式极怪,它先将身体铺展开,将胃翻出在外,把所及之物统统揽入,消化之后才将胃收回体内。这种动物繁衍神速,成倍增长,要不找到什么方法的话,那美丽的珊瑚世界就有可能被吞掉。
哈尔曾听人说过,“刺王”的天敌是棱尾螺,一种水生贝类动物。那美丽的贝壳价值15英镑,或许还要贵。全球成千上万的人争相购买,用来装点各自的家居。由于过多的采集,棱尾螺已变得稀少了。随之而来的是,“刺王”激增并毁灭了关岛沿岸百分之九十的珊瑚礁以及大堤礁300哩长的珊瑚群。
哈尔直潜水底,寻找到一只棱尾螺,带着它上浮,并把它抛到一只“刺王”身上,棱尾螺当即将“刺王”一掀,使其背朝上,接着吞食其内“脏,三下五除二不到5分钟就消灭了”刺王“。
要想消灭这种凶杀魔,哈尔心中暗想,就要建立棱尾螺养殖场,培养出千军万马,哪里有“刺王”,就把它们送到哪里。哈尔相信父亲一定会乐意开办这种养殖场的——所以他重又潜入海底,搜集了十几只棱尾螺,放入随身携带的口袋里。这十几只棱尾螺经过精心照料、饲养之后,将迅速地成倍地增长,变成几千只。如果其它的动物收藏家也如此行动起来,就有可能挽救众多美丽的珊瑚礁。
哈尔游到弟弟身旁,发现罗杰正在观看一场巨人之战。一队鳄鱼组成的强兵勇将正在与一队虎鲨进行搏杀。
这一带海域的真正主宰实际上是成千上万只30呎长的咸水鳄鱼,它们对所有到水边来饮水的生命都构成巨大的威胁。到水边取水的妇女及下水捕捞的男人,都难免人倒船翻,丧命于饥肠辘辘的鳄鱼腹中。
二次大战期间,盟国军队曾将日本军队驱入海岸边的一处沼泽,结果受到成百只鳄鱼的攻击,一千多人跌入沼泽,得以逃生者只有寥寥20几人。他们有些是被击毙的,有些是被淹死的,可是900余人则是被鳄鱼吃掉的。这是迄今最大的一次故意用猛兽攻击人类的记录。
眼下哈尔与罗杰正在观战:鳄鱼碰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敌军是几百只虎鲨——它们并不只是由于凶猛残暴而得此名,还由于它们身上长着虎皮似的条纹。虽然与体宽力大30呎长的两栖动物相比,约14呎长的虎鲨显得体积小些,可是虎鲨却以速度弥补了长度的不足。根据对其进行的短途冲刺测量,虎鲨的速度每小时约50海里。
此刻,虎鲨正闪电般地在鳄鱼群中翻腾跳跃,虽然鳄鱼行动迟缓,可是也不时地咬着一只只虎鲨。
虎鲨专找鳄鱼软弱之处——身体下部,虎鲨那犀利的能穿透乌龟盔甲的牙齿像钢锯似的在鳄鱼腹部刺开一个个大洞,虎鲨的牙齿长得向里凹,所以被咬之物无论如何是难以溜掉的,人有32颗牙齿,而虎鲨的牙齿达280颗。
在爪哇附近的海域,虎鲨已成功地赶跑了鳄鱼,眼下看来也想在新几内亚水域重建功勋。然而在此地,虎鲨却要大失所望了,因为这一带鳄鱼的身躯比其它各地的都大、力量更强、更凶残。如果是在三亿年前,虎鲨或许还能成功——三亿年前,虎鲨体长100呎左右,每颗牙齿有人的手掌那么大,它们喜食恐龙肉,恐龙的灭绝与它们也有部分关系。
虎鲨的胃容量惊人,从海豹、鳗、乌龟、鸟类到妇女、男人、儿童,以至电肛、金属罐、煤块儿,无所不食,在德班①捕到的一只14呎长的虎鲨腹中,发现了鳄鱼的头及前肢、羊后腿、三只海鸥、二罐豌豆、一盒烟罐。曾经有渔民捕获过一只9呎长的虎鲨,剖腹后,从中发现一只6呎长的鳄鱼。
①南非港口城市。——译者
澳大利亚海滨的沐浴者最担惊受怕的就是虎鲨,它们为数极多而又贪食无比。一些浴场用铁网网阻挡虎鲨侵入,可是这些铁网往往被虎鲨咬食。
对于度假者来说,乘小船出游是十分危险的,虎鲨会将船上的人撞入水中,然后美餐一顿。
这些虎鲨凶猛至极,甚至到了咬食幼鲨的程度。子鲨刚一出世就必须立刻学会自我保护,否则一旦它闯入亲生母亲的觅食路径,就会葬身于生母之腹。
交战的两军激战正酣,无暇顾及两个孩子。可是有一只逃避追杀的小虎鲨游近了罗杰,罗杰一把将其抓住,塞入袋中。父亲曾告诉他俩带回去一只虎鲨,虽然这只小了点,但却恰到好处,它可以在水族馆长大,生存的时间也会更长。
尽管虎鲨不遗余力地拼杀,还是败给了鳄鱼,它们不得以掉头逃窜,消失在汪洋大海之中。这时,鳄鱼才开始注意到两个孩子。
哈尔和罗杰转身向船游去,鳄鱼紧随其后,然而它们未能赶上来,兄弟俩到达软梯旁,一个紧跟一个地攀上船,将鳄鱼甩在身后。
“嘿嘿!真险啊。”罗杰气喘嘘嘘他说道,“今天晚上我可过瘾了。”
哈尔也有同感。

  星光五颜六色,红、黄、绿、蓝、淡紫。闪着磷光的鱼相互映射;一只“灯”鱼缓缓游过,两侧一排排的光点好像舷窗里射出的灯光;海虾发出闪光的火焰;水母发出丝丝银光;“深海之龙”尤为壮观,身上放出一排排绿色和蓝色的强光;“蓝胡子”炫耀着它们熠熠生辉的胡须;鱿鱼从镶有光环的眼睛向外窥视,它们的触须上闪烁着斑斓的星点;蟾鱼双唇闭合时不显任何光亮,可张开口时牙齿就像一串珍珠发出夺目的光彩。

  所有这些动物白天都栖息在深海的黑暗之中——所以它们需要光。但是为什么光亮有白有黄、有红有蓝又有绿,科学上还未能有充分的解释。

  又有一条鱼,好像用鱼杆在它前面吊着一只小电灯泡一样的东西,于是一条小鱼被吸引过来,可光亮一晃而逝,小鱼已进入大鱼的两颚之间。

  最惊人的是声响。有人以为水下是“一片寂静”。其实不然,响声四起,当一切夜食动物都行进在觅食路上,声音尤为响亮。

  兄弟俩听到神秘的咕哝声、咀嚼声、呼噜声、叫声、呜声,但无暇去寻根求源。一只鹦嘴鱼正在吞嚼珊瑚,口中发出阵阵引人注意的声响;会咕吹的、会叫的、会嘶鸣的,还有的像校长训斥学生一样,也有会敲鼓的;海豚在喷气,爱唱的在引吭高歌,爱饶舌的老太婆在喋喋不休地唠叨。

  罗杰用臂时蹭了哈尔一下,示意他往上看。上方很像一块天花板,又像有人从天花板上往水下射出灯光。

  哈尔明白了那是条“月亮”鱼,圆圆的身躯,直径10呎,呈扁平状。它的名字起源于它那圆形的身体和发出如同月亮般的寒光。

  那鱼看上去只见一个头,它年幼时长着的尾巴已像蝌蚪那样退掉了,他们看到的这个大头,实际上已包括了肚子和其它脏器。在其扁平躯体的边沿露出两只小眼睛,两侧那小得几乎让人注意不到的鱼鳍推动着一吨重的大鱼在水中缓缓游动。

  一只长着驼峰的鲸鱼在旁边游过,口中发出歌唱之音。许多年来,人们就知道鲸鱼可以发出声响,布郎克斯动物园的科学家曾记录下鲸鱼发出的声响并发现这种声响有很强的音韵。大多数鸟类的鸣唱只持续几秒钟,而鲸鱼的歌声可持续7分钟至30分钟。曾经有一位音乐家听过鲸鱼“唱歌”的录音,欣喜之余他专门创作了鲸鱼协奏曲,并由纽约交响乐团演奏。而且人们还从几百个小时的录音磁带中选出最佳的乐段制成一张叫作“鲸鱼之声”的立体声唱片。

  组成巨大的珊瑚世界的那些小珊瑚动物,白天是看不到的。到了夜晚,它们纷纷钻出各自的洞穴,摆动着触角,捕捉比它们小的食物。可是令哈尔和罗杰遗憾的是,珊瑚虫旁有不少杀手在游来荡去,它们专门杀害这些珊瑚的建设者。杀手就是“刺王”——大星鱼。这个凶魔已将大堤礁的不少珊瑚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沙漠。“刺王”的饮食方式极怪,它先将身体铺展开,将胃翻出在外,把所及之物统统揽入,消化之后才将胃收回体内。这种动物繁衍神速,成倍增长,要不找到什么方法的话,那美丽的珊瑚世界就有可能被吞掉。

  哈尔曾听人说过,“刺王”的天敌是棱尾螺,一种水生贝类动物。那美丽的贝壳价值15英镑,或许还要贵。全球成千上万的人争相购买,用来装点各自的家居。由于过多的采集,棱尾螺已变得稀少了。随之而来的是,“刺王”激增并毁灭了关岛沿岸百分之九十的珊瑚礁以及大堤礁300哩长的珊瑚群。

  哈尔直潜水底,寻找到一只棱尾螺,带着它上浮,并把它抛到一只“刺王”身上,棱尾螺当即将“刺王”一掀,使其背朝上,接着吞食其内脏,三下五除二不到5分钟就消灭了“刺王”。

  要想消灭这种凶杀魔,哈尔心中暗想,就要建立棱尾螺养殖场,培养出千军万马,哪里有“刺王”,就把它们送到哪里。哈尔相信父亲一定会乐意开办这种养殖场的——所以他又潜入海底,搜集了十几只棱尾螺,放入随身携带的口袋里。这十几只棱尾螺经过精心照料、饲养之后,将迅速地成倍地增长,变成几千只。如果其它的动物收藏家也如此行动起来,就有可能挽救众多美丽的珊瑚礁。

  哈尔游到弟弟身旁,发现罗杰正在观看一场巨人之战。一队鳄鱼组成的强兵勇将正在与一队虎鲨进行搏杀。

  这一带海域的真正主宰实际上是成千上万只30呎长的咸水鳄鱼,它们对所有到水边来饮水的生命都构成巨大的威胁。到水边取水的妇女及下水捕捞的男人,都难免人倒船翻,丧命于饥肠辘辘的鳄鱼腹中。

  二次大战期间,盟国军队曾将日本军队驱入海岸边的一处沼泽,结果受到成百只鳄鱼的攻击,一千多人跌入沼泽,得以逃生者只有寥寥20几人。他们有些是被击毙的,有些是被淹死的,可是900余人则是被鳄鱼吃掉的。这是迄今最大的一次故意用猛兽攻击人类的记录。

  眼下哈尔与罗杰正在观战:鳄鱼碰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敌军是几百只虎鲨——它们并不只是由于凶猛残暴而得此名,还由于它们身上长着虎皮似的条纹。虽然与体宽力大30呎长的两栖动物相比,约14呎长的虎鲨显得体积小些,可是虎鲨却以速度弥补了长度的不足。根据对其进行的短途冲刺测量,虎鲨的速度每小时约50海里。

  此刻,虎鲨正闪电般地在鳄鱼群中翻腾跳跃,虽然鳄鱼行动迟缓,可是也不时地咬着一只只虎鲨。

  虎鲨专找鳄鱼软弱之处——身体下部,虎鲨那犀利的能穿透乌龟盔甲的牙齿像钢锯似的在鳄鱼腹部刺开一个个大洞,虎鲨的牙齿长得向里凹,所以被咬之物无论如何是难以溜掉的,人有32颗牙齿,而虎鲨的牙齿达280颗。在爪哇附近的海域,虎鲨已成功地赶跑了鳄鱼,眼下看来也想在新几内亚水域重建功勋。然而在此地,虎鲨却要大失所望了,因为这一带鳄鱼的身躯比其它各地的都大、力量更强、更凶残。如果是在三亿年前,虎鲨或许还能成功——三亿年前,虎鲨体长100呎左右,每颗牙齿有人的手掌那么大,它们喜食恐龙肉,恐龙的灭绝与它们也有部分关系。

  虎鲨的胃容量惊人,从海豹、鳗、乌龟、鸟类到妇女、男人、儿童,以至电魟、金属罐、煤块儿,无所不食,在德班捕到的一只14呎长的虎鲨腹中,发现了鳄鱼的头及前肢、羊后腿、三只海鸥、二罐豌豆、一盒烟罐。曾经有渔民捕获过一只9呎长的虎鲨,剖腹后,从中发现一只6呎长的鳄鱼。澳大利亚海滨的沐浴者最担惊受怕的就是虎鲨,它们为数极多而又贪食无比。一些浴场用铁网网阻挡虎鲨侵入,可是这些铁网往往被虎鲨咬食。

  对于度假者来说,乘小船出游是十分危险的,虎鲨会将船上的人撞入水中,然后美餐一顿。

  这些虎鲨凶猛至极,甚至到了咬食幼鲨的程度。子鲨刚一出世就必须立刻学会自我保护,否则一旦它闯入亲生母亲的觅食路径,就会葬身于生母之腹。

  交战的两军激战正酣,无暇顾及两个孩子。可是有一只逃避追杀的小虎鲨游近了罗杰,罗杰一把将其抓住,塞入袋中。父亲曾告诉他俩带回去一只虎鲨,虽然这只小了点,但却恰到好处,它可以在水族馆长大,生存的时间也会更长。

  尽管虎鲨不遗余力地拼杀,还是败给了鳄鱼,它们不得以掉头逃窜,消失在汪洋大海之中。这时,鳄鱼才开始注意到两个孩子。

  哈尔和罗杰转身向船游去,鳄鱼紧随其后,然而它们未能赶上来,兄弟俩到达软梯旁,一个紧跟一个地攀上船,将鳄鱼甩在身后。

  “嘿嘿!真险啊。”罗杰气喘嘘嘘他说道,“今天晚上我可过瘾了。”

  哈尔也有同感。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