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贝塔出任北约PE行动总司令; 

银行的计算机将储户的存款重新计算; 

  正义之神病毒诞生; 

  瑞士银行一样不保险; 

  野牛师团的火车撞煤车; 

  《皮皮鲁王国》寻找艺术家和博士; 

  母虾师团的飞机迷航  

  探长林的电话改变皮皮鲁的脸色  

  “我同意用鼠标进行这场战争。”少校说。“我现在任命你为北约PE行动总司令!” 

  P国的通讯系统被正义之神彻底摧毁了,没有一个人在拨了正确的电话号码后能找到想找的人。 

  “谁稀罕你那个什么北约南约的破司令。你任命我为银河系总司令吧!”贝塔逗少校。 

  P国总统和前方的部队失去了联系,和总统府以外的任何人失去了联系。 

  “名不正言不顺。就这么定了。你现在是北约PE行动总司令。开始行动吧,用你的鼠标把P国侵略军赶出E国!”少校下命令。 

  “用计算机逻辑炸弹炸P国的银行计算机系统。”贝塔给自己下指令。 

  贝塔撇嘴。 

  “损了点儿吧?”燕妮说,“老百姓存点儿钱不容易。” 

  “你有把握吗?人家E国人民可是生活在火热水深之中呀!”歌唱家怕贝塔误事,她觉得用鼠标打仗是异想天开。    

  “真正受损失的是有钱人。”贝塔坚持。 

  “咱们先制造一种威力无比的电脑病毒,用它教训P国总统。”贝塔说完跑到自己的电脑前,埋头制造病毒。 

  随着贝塔手中的鼠标的移动,P国银行的所有账号张冠李戴重新排列组合。 

  同样是制造电脑病毒,有时候是犯罪行为,有时候是正义之举。 

  贝塔索性无毒不丈夫,又把P国的股票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 

  贝塔是名副其实的电脑天才,20分钟后,名为“正义之神”的电脑病毒问世了。 

  水,电、煤气也在劫难逃。 

  “这是我献给战争的礼物。”贝塔得意非凡。 

  P国人民怨声载道纷纷揭竿而起。 

  “向P国总统宣战吧!”皮皮鲁催促贝塔。 

  当P国总统弃国而逃到瑞士提取他的秘密存款时,贝塔已经领先一步用鼠标把他的巨额不义之财转到了联合国难民署的账号上。 

  贝塔坐在电脑前,手持鼠标,表情神圣。 

  北约PE行动圆满结束。没有动用一兵一卒。 

  舒克、克莉斯汀、皮皮鲁、燕妮、鲁西西和歌唱家站在贝塔身后,像送壮士出征。 

  “未来的战争是在电脑上进行的。”舒克预言。 

  “咱们现在进入P国的计算机系统。”贝塔说。 

  “用鼠标和键盘打仗。”皮皮鲁补充。 

  只见贝塔熟练地敲打键盘,电脑屏幕上一行行字自下而上跳动。 

  少校对贝塔表示感谢。 

  “进人P国了!”大家异口同声。都是专家。 

  “我准备说服北约总司令解散北约。以后只要有一台电脑就能制止侵略战争。”少校说。 

  “先打击他的交通系统,让他的侵略军没有后援。”舒克建议。 

  “除非侵略国没有电脑。”舒克说。 

  贝塔将载有正义之神病毒的软盘插入电脑。 

  “设有电脑的国家侵略不丁别人。”少校说。 

  “开火!”皮皮鲁说。 

  “这倒是。”舒克说。 

  贝塔使用鼠标开火。 

  “未来的战场是数字化的。”皮皮鲁说。 

  正义之神入侵控制P国交通的计算机,迅速吃掉电脑里的重要数据。    

  “真难以想像,咱们在家就能制止战争。”克莉斯汀说。 

  P国总统在总统府指挥本国军队侵略E国。 

  “随着计算机的普及,会有越来越多的事不需要离开家就能办。人们的见面机会将越来越少。”鲁西西说。 

  “报告总统,已进入E国的部队遇到了E国的顽强抵抗,急需增援!”一位将军向总统报告。 

  “电脑能减少汽车的数量。”贝塔说。    

  “把最精锐的野牛师团派上去!”总统下令。 

  午餐后,鲁西西说: 

  “遵命!”将军跑出房间。 

  “5个罐头小人咱们已经找到3个了,还差艺术家和博士。” 

  P国总统在房间里来回走,心情显然比被侵略国总统紧张。 

  “在报纸和电视上登寻人启事怎么样?”舒克提议。 

  “报告总统,运载野牛师团的火车同一辆运煤的火车相撞了,野牛师团损失惨重!”将军向总统汇报。 

  “这办法不错,我估计艺术家和博士都在国内。”鲁西西赞成。 

  “混蛋!”总统勃然大怒,“怎么会出这种事?把铁道部长给我就地正法!” 

  “与其在人家的媒体上登寻人启事,不如自己办个刊物。”燕妮说。 

  “前方在等增援……”将军提醒总统。 

  “办个《皮皮鲁王国》月刊,艺术家和博士一看刊名就会来找咱们。”歌唱家说。 

  “派母虾师团乘飞机去增援!”总统派出了他的御林军。 

  “可行。”鲁西西点头。 

  载有母虾师团的巨型军用运输机偏离了航线.直飞北约某空军基地,束手就擒。 

  “我推荐舒克当主编。”贝塔说。 

  P国总统得到这个信息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鼠当刊物的主编?”克莉斯汀担心舒克的种族。 

  “这是怎么回事?”总统问幕僚们。 

  “现在的绝大部分主编不如老鼠。”皮皮鲁说。 

  “全国的交通都乱了,已经有300对火车相撞,239架飞机迷航,其中128架坠毁。更为严重的是,咱们的空军基地的导航计算机系统统统染上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准备起飞的战斗机不能起飞。已经起飞的战斗机都降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了……”一位幕僚汇报。 

  大家一致决定筹办《皮皮鲁王国》月刊,目的之一是寻找艺术家和博士。舒克出任《皮皮鲁王国》主编。鲁西西任杂志社社长。 

  “公路交通也乱套了,所有红绿灯都失控,要么同时是绿灯,要么同时是红灯,无数汽车相撞。我国的公路交通实际上已经瘫痪,您看看窗外就知道了。”另一位幕僚说。 

  舒克的确是办刊物的天才,《皮皮鲁王国》一问世就受到了少年读者和成年读者的欢迎,创刊号印数达80万份。 

  总统站起来看窗外。 

  《皮皮鲁王国》创刊号上刊登了鲁西西给艺术家和博士的信。    

  汽车在路上排起了长龙,司机们叫骂着。 

  朋友们天天守在电话机前等艺术家和博士的电话。 

  “报告总统,进入E国的部队告急!”将军跑到总统身边。 

  没有艺术家和博士的信息。 

  “我要同已经攻入E国的部队的指挥官通话。”总统说。 

  “毕竟过去30年了。”歌唱家安慰大家。 

  “现在该破坏P国的通讯系统了。”皮皮鲁说。 

  “我觉得艺术家和博士还活着,可能处境不好。”鲁西西凭直觉。 

  贝塔轻轻一点鼠标,P国的通讯系统就被正义之神病毒搅乱了。 

  “真想再开五角飞碟去找艺术家和博士。”贝塔发感慨。 

  “报告总统,前方指挥官的电话接通了。”幕僚告诉总统。 

  “开电脑就行了。”皮皮鲁对贝塔说。 

  总统拿起话筒: 

  贝塔伸懒腰。 

  “我是P国总统,你一定要在今天攻人E国首都!我会想办法给你增援。你一定不能迟于今天拿下E国首都。否则联合国秘书长那小子该…什么?你就是联合国秘书长?”总统脸色变了。    

  电话铃响了。 

  “谁接的电话?”总统扔掉话筒后问幕僚。 

  “八成是博士。”贝塔猜测。 

  “我…可我接通的确实是前方指挥官呀!”幕僚急了。 

  皮皮鲁拿起电话昕筒。 

  “送军事法庭!”总统勃然大怒。     

  “我是皮皮鲁。探长林?你怎么了?”皮皮鲁的脸色往不好的方向转变。 

  大家屏住呼吸。 

  “这怎么可能?你还年轻!”皮皮鲁说,“我马上去医院看你。” 

  皮皮鲁放下电话听筒。 

  “探长林怎么了?”燕妮问。 

  “严重脑缺血,刚抢救过来。他说医生认为他时间不多了。”皮皮鲁告诉大家。 

  “探长林也就50岁左右吧?”贝塔说。 

  “我和你去医院看他。”燕妮对皮皮鲁说。    

  燕妮对于探长林使她获得了中国绿卡念念不忘。 

  “我也去。”舒克说。 

  一次舒克从五角飞碟上掉下来,是探长林接住他的。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