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男士的裤子造反;

空中小姐失态;

  皮皮鲁的一只脚伸出飞机;

  皮皮鲁的脸上全是口红;

  空中小姐拒绝为皮皮鲁服务;

  五名警察面对百名疯狂的女性束手无策;

  贝塔遇险 

  总经理关心儿媳 

  贝塔急了,他决定破釜沉舟,用五角飞碟上的武器击毁皮皮鲁身上的防蚊振动盒。

  皮皮鲁被飞机上的所有女性包围起来,有两位小姐甚至开始吻皮皮鲁。

  难度极高,防蚊振动盒佩挂在皮皮鲁的小腹附近,贝塔如果稍有闪失,将给皮皮鲁造成终生遗憾。

  机长急忙向塔台报告:

  贝塔为慎重起见,要先找个靶子试试。

  “1131航班向塔台报告,本机不能按时起飞。”

  他选中了那个骂皮皮鲁最凶的男人,那人的皮带扣挺漂亮,是一个挺俗的名牌。

  塔台:

  贝塔瞄准了那男人的皮带扣,按下了射击按钮。这一炮如果稍微打低点儿,那男人这辈子就前有古人后无来者了。

  “发生了什么故障?”

  那男人看警察往出带皮皮鲁,兴奋得手舞足蹈,还边舞边喊:“快带走那流氓!”

  机长:

  他的裤子就掉了下来。

  “机卜的所有女性乘客包括空中小姐都在纠缠一位男旅客,机舱内秩序大乱。”

  最先发现的一位小姐发出尖叫。

  塔台:

  其余的异性顺声望去,尖叫声此起彼伏。

  “你说什么?你喝酒了吧?”

  那男人忙提裤子,这才发现皮带已无法重新负担起保卫隐私部位的重任,他只好坐在椅子上,靠身体和大腿的90度角保持裤子应有的位置。

  机长:

  成功了,五角飞碟没有伤害到那男人的肌肤。贝塔赶忙掉转枪口。

  “你们下来看看,真见了鬼了!”

  这时,皮皮鲁已被警察带至舱门口。一群女性尾随其后。

  塔台上的值班主任给机场保安部门打电话,5名警察赶到皮皮鲁乘坐的飞机上。

  “我抗议!”皮皮鲁不想离开飞机。

  眼前的景象把警察吓坏了,飞机上的所有女性都在争夺皮皮鲁。皮皮鲁虽然是男性,但终因势单力薄寡不敌众而惨遭女性们的攻击,他的脸上布满了口红的痕迹。

  “请您谅解,否则飞机无法起飞。”警察劝皮皮鲁。

  男旅客们站在一边。全是惊讶和嫉妒。

  “这和我没关系!我是受害者,你们应该把她们带离飞机!”皮皮鲁说。

  “让开,让开!”警察们费力地往皮皮鲁身边挤。

  “我们和你在一起!”女性们异口同声向皮皮鲁表忠心。

  皮皮鲁见到来了警察,像看见了救星,忙喊:“快救救我!”

  防蚊振动盒发出的雄蚊波威力真大。

  “她们不认识您?”一警察发现皮皮鲁并非影星歌星,甚感纳闷,他问皮皮鲁。

  皮皮鲁叹了口气,摇摇头。

  “从来没见过,她们一上飞机就非礼我。”皮皮鲁大喊。

  “你们爱我什么?你们了解我吗?”皮皮鲁双手拉住舱门框,做最后的努力。

  “都住手。”警察冲女士小姐太太夫人们厉声喝道。

  “你是男人,我爱你是男人。我了解你是个男人,这就够了!现在世界上的男人有几个是男人?”航空公司总经理的未来儿媳回答。

  女性们愣了一下,但马上又争先恐后地向皮皮鲁进攻。

  “对,全世界的男人加在一起也没你有男人味儿!”女性们喊。

  5名警察将皮皮鲁团团围住。

  机舱里的男人们恨不得采用最不应该采用的方法立刻在女士们面前证明自己是男人。

  一名空中小姐冲上来不顾一切地向皮皮鲁表白:

  “走吧。”警察往出推皮皮鲁。

  “你是我的白马王子,我爱你!没有你我活不成,我会从一万米高空跳卜去的!”

  贝塔按下了射击按钮。

  “你是机组人员,你要自重!”警察痛斥美丽绝伦的空中小姐。

  皮皮鲁腰带上的防蚊振动盒粉碎了。

  “没有你我活不成……”空中小姐我行我素,依然爱得死去活来。根本不理睬警察的恫吓。

  当皮皮鲁的一只脚跨出飞机时,他身后的追随者队伍发生了叛乱。

  藏在皮皮鲁衣兜里的舒克差点儿被小姐们挤死,他极力躲避着小姐们身上的各个部位。包括最不应该躲避的部位他也必须忍痛割爱坚决躲避。

  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像猛醒了似地往机舱里走,她们一边找自己的座位一边无地自容。

  五角飞碟里的贝塔开始觉得这场面特好玩,渐渐地,贝塔感到不妙了。他意识到被许多女性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疯狂地爱着是一种享受,但被许多女性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疯狂地爱着绝对是灾难。

  空中小姐更是无颜面对机组同事,有人失手打碎了暖瓶。

  “怎么搞的?”贝塔自言自语地打开了五角飞碟里的遥感仪器。

  皮皮鲁伸出去的脚又收回到飞机里边。

  真相大白了。

  “我不用下飞机了吧?”皮皮鲁问警察。

  原来是皮皮鲁身上的防蚊振动盒在作怪。防蚊振动盒是通过模仿雄蚊子翅膀的振动频率来驱逐怀孕的雌蚊子的,不知雄蚊子和人类的男性成员有哪些共同之处,反正这防蚊振动盒将皮皮鲁身边的女性都吸引过来了。

  警察用步话机请示上司。

  看来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有共性,公的就是公的,母的就是母的。贝塔想。

  上司说让皮皮鲁回去试试。

  必须想办法通知皮皮鲁关闭防蚊振动盒上的开关。

  皮皮鲁战战兢兢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一路未受到性骚扰。

  可现在皮皮鲁没有将通讯器插在耳朵上。

  女性们表示对皮皮鲁不屑一顾。

  贝塔急得团团转,他出不去,装五角飞碟的箱子关得严严实实。

  皮皮鲁心中油然而升一种失落感。他这才知道,受到性骚扰的女性内心是喜悦的。真正不幸的人是在一生中从未受过性骚扰的女性。

  5名警察对付不了上百名发了疯的女性。

  警察向上司报告说机舱内恢复正常。

  一位男旅客站到了座椅上:

  上司说皮皮鲁可以随机起飞。

  “我提议让这位受欢迎受爱戴的男士下飞机,哪位小姐愿意跟他下去都可以,不能耽误我们的时间!”

  机长和驾驶员们各就各位。空中小姐吩咐旅客系安全带。

  “对,让他下去!”

  皮皮鲁身旁的女性要求和男性换座位。两位男士一左一右地坐在皮皮鲁两侧。

  “我同意!”

  皮皮鲁真后悔刚才自己太绅士,在遭到小姐们的亲吻进攻时还千方百计躲避,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配合她们。

  “下去!”

  机长打开驾驶舱里所有应该打开的开关,同时向塔台报告:

  “下去!!

  “1131航班准备起飞。”

  “他下飞机以后爱怎么着都行。”

  “1131可以起飞。”塔台批准。

  早就被刺伤自尊的男旅客们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们用最损的话刺激皮皮鲁:

  1131的四台发动机开始旋转,它们产生的推力由小到大,大到可以把飞机推动时,飞机就滑上了跑道。

  “那人准是流氓!”

  当飞机离开地面后,贝塔在五角飞碟里松了一口气。他特怕去不了柏林。

  “现在这女人真叫堕落了,男的不坏她们绝对不爱。”

  舒克在皮皮鲁的衣兜里揉着被挤疼的地方,他还想不通刚才的性骚扰事件是为什么。

  “老实巴交的正人君子倒没人要了!”

  皮皮鲁闭着眼睛回忆。

  “你看那监狱里放出来的,找的太太一个赛一个漂亮!”

  所有空中小姐都拒绝为皮皮鲁服务。

  “……”

  皮皮鲁原谅了她们。

  “……”

  经过10多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柏林机场着陆。

  警察小头目和机长商量了一下,觉得带皮皮鲁离机是上策。

  皮皮鲁最后一个离开飞机,他不想和那些小姐太太一起走,他怕她们再失控。

  “只好请您下飞机了,没办法。”机长耸耸肩,对皮皮鲁说。

  机场海关检查皮皮鲁的护照和行李物品。

  “这和我没关系!我不离机!”皮皮鲁抗议。

  警察检查皮皮鲁的大箱子,又示意皮皮鲁打开手提箱。

  “您不离开,她们就不会安宁。”警察指指躁动不安的女士们。

  皮皮鲁只得打开。

  “你们干什么?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皮皮鲁突然冲女士们大吼。

  “这是什么?”外国警察也对五角飞碟感兴趣。

  “我—们-爱-你-”女性们异口同声。

  “玩具。”皮皮鲁说。

  “我从来没见过你们!”皮皮鲁嚷嚷。

  外国警察拿起五角飞碟,从各个角度观察它。

  “一-见-钟-情”女性们像士兵接受长官检阅那般整齐地回答。

  贝塔没系安全带,他在飞碟里摔了个跟头。

  “我讨厌你们!”皮皮鲁怒不可遏。

  “妈的,这警察对外宾也太不礼貌了。”贝塔抓紧座椅的靠背,骂道。

  “我-们-喜-欢-你-”女性们决不退缩。

  警察记起上司最近提醒他们,说是有个国际恐怖组织近几天要带一批微型炸弹入境,上司吩咐警察们好生保卫祖国的大门。

  飞机已经推迟起飞半小时了。

  “请您稍等。”警察对皮皮鲁说。

  航空公司总经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为什么?”皮皮鲁不满。

  “你说什么?”总经理怀疑自己昕错了。

  警察耸耸肩膀,没答复皮皮鲁。他拿着五角飞碟走进旁边的一间屋子。

  对方又重复了一遍。

  贝塔知道该进入戒备状态了,他坐在操纵台前,系好安全带。

  “有这种事?”总经理对这1131航班印象很深,他的儿子的女朋友是这个航班的空中小姐。

  警察将五角飞碟交给鉴定专家。

  “所有女士包括空中小姐都纠缠一位男旅客?”总经理皱起眉头,“xx空中小姐也在内吗?”

  “鉴定一下,这是不是玩具。”警察对同事说。

  总经理点名问准儿媳的表现。

  专家接过五角飞碟,翻过来倒过去地看。

  “她最凶,死抱着那男人的腰不放。还……”

  贝塔幸亏系好了安全带,好几次头朝下拿大顶。

  “还什么?”

  专家拿仪器测五角飞碟。

  “还……”

  “肯定不是炸弹。”专家说,“但也不是玩具。”

  “快说!”

  “那是什么?”警察特希望自己能发现异物。

  “还当众亲那流氓?”

  专家摇头:

  “什么,那人是流氓?”

  “这东西挺怪,表面连个螺丝也没有,怎么打开呢?玩具不会这么精致。”

  “我看是。”

  “能让它入境吗?”警察问。

  “他有什么流氓行为?”

  “让它的主人先走,把它留下来再检查一下,让它的主人明天来取。”专家说。

  “能吸引这么多女性,不是流氓是什么?”

  警察出来告诉皮皮鲁。

  总经理同意下属的这个观点。

  “这不行。”皮皮鲁坚决反对。

  “把他抓起来。”总经理指示。

  “很抱歉,我们不得不这样。”警察一脸的歉意。

  “咱们恐怕没这个权力。”下属提醒上司别犯非法拘禁罪。

  皮皮鲁没办法,只好推着装行李的小车走出机场大楼。

  “让警方抓。”

  贝塔和五角飞碟被扣留在海关。

  “警方说只能将他带离飞机,还说其实犯法的是那些女性。”

  “怎么办?”舒克在口袋里问皮皮鲁。

  “她们犯什么法?”

  “我同贝塔联系一下。”皮皮鲁接通同五角飞碟保持联系用的微型通讯器。

  “性骚扰。”

  一位服务生走过来问皮皮鲁要不要帮忙。

  “女人对男人进行性骚扰?”总经理在心里希望自己成为这种罪犯的袭击目标。

  “谢谢,不用了。”皮皮鲁想找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机舱里仍旧一片混乱。

  他将行李车推到一排椅子旁边。

  皮皮鲁被5名警察簇拥着走向机舱出口。 

  皮皮鲁坐下来和贝塔通话。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