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和贝塔惊呼电脑软件界面太丑陋; 

五角飞碟俯冲地面被皮皮鲁制止; 

  贝塔决定开发硬软件; 

  探长林拿着一个烫鸡蛋; 

  皮皮鲁家鸦雀无声; 

  红沙发音乐城比贝多芬棒; 

  舒克反复声明自己是老鼠别人死活不信  

  歌唱家选择广播电台  

  电脑安装完毕,皮皮鲁开机。 

  贝塔不知道舒克是死是活,他启动五角飞碟,成功了。 

  当显示屏上出现图像时,贝塔和舒克不约而同大呼: 

  “快去救舒克!”鲁西西说。 

  “太落后了!界面太难看了!” 

  五角飞碟闪电般地朝地面俯冲。 

  的确不能和五角飞碟里的电脑同日而语。 

  “贝塔,别胡来,舒克被探长林接住了。你们先别直接回家,这么多人看着。”皮皮鲁制止贝塔采用疯狂动作救舒克。 

  舒克和贝塔没见过当前世界上流行的个人电脑,他俩只见过五角飞碟里皮皮鲁制作的电脑。 

  “我们先去高空呆一会儿,等你的指令返航。”贝塔听说舒克没死,放心了。 

  “这台电脑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个人电脑。”燕妮说。    

  鲁西西和歌唱家互相拥抱。 

  “不包括五角飞碟里的电脑吧?”贝塔叫真。 

  不少人想知道探长林接住了什么,警察将好奇的人群驱赶开。 

  “当然。”燕妮承认自己的结论不严谨。 

  探长林没想到皮皮鲁的朋友是一只老鼠,他感到手中的老鼠突然变成了烫人的鸡蛋,扔也不是,拿也不是。 

  皮皮鲁按键盘打开一个著名的软件。 

  “谢谢你救了我。”舒克说。 

  “太原始了!这不能叫软件。”贝塔摇头。 

  探长林吓了一跳。老鼠会说话。 

  “叫软软件,太软。”舒克嗤之以鼻。 

  “送我回皮皮鲁家好吗?”舒克请求。 

  “你开发一个硬软件。”皮皮鲁逗贝塔。 

  探长林点点头,他拿起移动电话。 

  “你给我制造一台适合我使用的微型电脑,我弄个硬软件出来回报人类,也算对得起人类用我们老鼠的名字命名电脑部件。”贝塔认真了。 

  皮皮鲁表示欢迎探长林。 

  “有笔记本电脑,也叫便携机,你用可能正合适。”燕妮对贝塔说。 

  当探长林将舒克交到皮皮鲁手中时,皮皮鲁很激动,就像见到一个久别的亲人。 

  “还大。我给贝塔和舒克专门制作两台微型电脑,就像普通钱包那么大。”皮皮鲁说,“看看贝塔能设计出何等伟大的硬软件。” 

  燕妮藏在另一间屋里没露面。 

  “人类的电脑史要改写了。”贝塔放话。 

  “五角飞碟的故障排除了?”探长林问皮皮鲁。 

  说干就干,皮皮鲁投入为舒克和贝塔制作微型电脑的工作。 

  “排除了,多亏你。”皮皮鲁再次向探长林致谢。 

  两个星期后,两台钱包大的微型电脑问世。 

  “应该的。”探长林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微型电脑的功能一点儿不比台式电脑少。 

  皮皮鲁觉得尽管探长林不问,可如果这个时候还不将五角飞碟的秘密告诉他,就太不够朋友了。 

  电脑好像有一种魔力,任何生命都无法抵御它。舒克和贝塔一上机就被电脑俘虏了。过去他们在五角飞碟里使用电脑都是为了别的目的,他们没有对电脑本身发生兴趣。现在不一样了,可以说他们与电脑融为一体了。 

  皮皮鲁将五角飞碟的来历简要地讲给探长林听,探长林的表情极为惊讶。 

  贝塔使用鼠标得心应手,他使用电脑的感觉是老鼠的智商加上电脑真可谓如虎添翼。 

  “怎么说,糕鱼氏曾经抢走过五角飞碟?”探长林想到了数年前的案子。 

  克莉斯汀和歌唱家也迅速对电脑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在她们的要求下,皮皮鲁又制作了两台微型电脑。 

  皮皮鲁点头。 

  燕妮和鲁西西也配置了电脑。 

  “后来你又夺回五角飞碟并用它消灭了糕鱼氏?”探长林恍然大悟。    

  皮皮鲁将这7台电脑统统加入了国际电脑因特网,他们可以坐在电脑前通过全球信息高速公路(INTERNET)同全世界交谈,可以收看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各种信息,游览风光名胜,参加各种电脑沙龙。 

  皮皮鲁继续点头。 

  皮皮鲁的家里从来没这么安静过,能听见的声音几乎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鼠标的按击声。 

  “最近你给我提供的录像带也是五角飞碟拍摄的?”探长林想起了浴缸溺尸案。 

  贝塔在鲁西西别墅里终日与电脑为伍,其程度是废寝忘食如醉如痴。别人也毫不逊色。歌唱家守着电脑已经一个星期没唱歌了,她和贝塔还创造了一个星期没说一句话的记录。舒克夫妇也是每天死守电脑,舒克通过电脑互联网络同世界各地的电脑爱好者交谈。过去,除了皮皮鲁这几位朋友,舒克想同人类其他成员交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现在,舒克可以光明正大地同人类成员畅所欲言。电脑是人类和动物真正成为朋友的纽带,可惜现在的地球上还只有舒克和贝塔少数几个动物使用电脑。    

  “是的,今后你碰上疑难案,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皮皮鲁说。 

  皮皮鲁和燕妮更是各守一台电脑忘乎所以。皮皮鲁开始改进电脑。 

  “你为什么不多制造几个五角飞碟为人类服务?’探长林不明白这么好的东西干吗藏着。 

  大家将经营舒克贝塔公司的任务全推给了鲁西西。 

  “照人类的本性,有了这个东西,世界还能太平吗?”皮皮鲁问探长林。 

  一天,舒克在电脑屏幕上收到了一条信息,一个人希望通过电脑网络交一个对环境保护感兴趣的朋友。 

  “这倒是。”探长林细一想,觉得后果的确可怕。比如糕鱼氏。 

  舒克呼应,表示愿意同他(她?)交朋友。 

  皮皮鲁从冰箱中取饮料给探长林喝。 

  “你在哪个国家?”对方通过在电脑屏幕上显示文字问舒克。 

  “你把老鼠训练得会说话了?”探长林边喝饮料边问。 

  “中国。你呢?”舒克敲键盘。 

  “舒克是我小时候的朋友。”皮皮鲁指指桌子上的舒克,说。 

  “俄罗斯。我叫约瑟夫。你叫什么名字?” 

  “你小时候的朋友?”探长林不信老鼠能活这么久。 

  “我叫舒克。是一只老鼠。” 

  “他去过外星球,寿命自然长。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嘛。”皮皮鲁解释。 

  “你真幽默。我是苍蝇。” 

  探长林觉得这个世界很有意思。 

  “我真的是老鼠。” 

  “除了破案,你平时喜欢干什么?”皮皮鲁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我真的是苍蝇。” 

  “看足球。”探长林说。    

  “你对环境保护感兴趣?” 

  “体育比赛将人类之间的竞争表面化,白热化,而且胜负马上就见分晓。人们表而上看的是体育比赛,实质上看的是人生竞争。”皮皮鲁说。 

  “我是国际绿色组织成员,保护人类生存环境是我的终身奋斗目标。” 

  “没错。你当了冠军,别人就当不上冠军,客观上你就压制了别人。”探长林说。 

  “干吗只是保护人类生存环境?应该包括动物。” 

  “好在谁也不可能永远当冠军。冠军永远属于那些没当过冠军的人。”皮皮鲁说。 

  “你说得对,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 

  探长林点头。他觉得交皮皮鲁这个朋友值得,和他交谈就是一种享受,皮皮鲁总能说出你从来没听过的道理。 

  “干吗总把保护人类当终极目的?地球是属于所有生命的。” 

  “我走了,常联系。”探长林站起来。 

  “……”    

  舒克再次向探长林致谢。 

  “你不同意?” 

  皮皮鲁将朋友送到楼下。 

  “同意!你的观点很新颖。动物是人类的朋友。” 

  贝塔、歌唱家和鲁西西在高空中密切注视着皮皮鲁和探长林。见探长林走了,贝塔问皮皮鲁: 

  “干吗不说人类是动物的朋友?” 

  “我们可以返航了吧?” 

  “……” 

  皮皮鲁从窗户往楼下看,已经没人围观了。 

  “你不同意?” 

  “返航。”皮皮鲁说。 

  “你的新观念真多。” 

  贝塔操纵五角飞碟回到皮皮鲁家。 

  “我是老鼠呀!” 

  皮皮鲁和燕妮挨个亲从五角飞碟上下来的勇士们。 

  “你很逗。” 

  “你们最好还是变小,悬殊太大,每亲一下都给人泰山压顶的感觉。”贝塔说。 

  舒克就这么每天通过电脑互联网络和在世界各地的许多人交上了朋友,聊一切喜欢聊的话题。     

  皮皮鲁和燕妮服药后变小。    

  大家走进鲁西西别墅,有说不完的话。 

  皮皮鲁和燕妮听了红沙发音乐城为歌唱家谱的歌曲,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比贝多芬伟大多了。”燕妮不得不服。 

  “这歌一唱,市面上那些作词作曲和唱歌的就都完了。”皮皮鲁为他们惋惜。 

  “不管哪个行业,冠军只有一个。有点残酷。”贝塔说,“每当我看电视歌手大赛时,我都觉得他们手里握着的不是话筒,而是手榴弹。” 

  “吃饭”燕妮招呼大家。 

  一顿丰盛的晚宴。 

  席间,大家边吃边商议次日如何向社会推出歌唱家和她的歌。 

  “必须通过电视台。”舒克说。 

  “组织一场音乐会也行。”燕妮说。 

  “找出版商出音带。”鲁西西说。 

  “去广播电台。”贝塔提议。 

  “你想怎么办?”皮皮鲁问歌唱家。 

  “去广播电台歌曲排行榜节目当一回嘉宾主持。”歌唱家说,她经常听电台的节目。 

  “我在广播电台有个朋友,明天我去联系。”鲁西西说。 

  广播电台能让名不见经传的歌唱家进播音室吗?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