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来查处违规,公司副总经理挪公款1300万获刑

图片 1

黑色吊带丝袜金喜善婚纱照,妲己的任务,智融会,金e顺怎么用,矢车菊花语,分级基金合并

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武汉市青山区原政法委书记高玉奇,近日被移送司法机关。高玉奇的违纪违法行为中,涉及挪用上千万元公款购买信托产品。

原标题:公司副总经理挪用公款1300余万元获刑 贪念源自一个U盾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地方出现官员、财务人员挪用财政资金等公款,用于炒股、放贷和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全国各地纪检、审计系统查处的公款违规“理财”金额超过20亿元。实际上,财政部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半年的财政资金安全检查工作。

私拿公款搞营利 赔了钱财又坐牢

父子共谋动用专项资金理财获利,多地查处部门或个人用公款“理财”

湖南郴州一公司副总经理挪用公款1300余万元被判刑

据记者调查发现,在高玉奇担任武汉市青山区城建局局长时,他的儿子在武汉一家银行做客户经理。父子俩共谋动用城建局“闲置”的基建专项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帮助儿子提升工作业绩,从中获得好处费近50万元。

图片 1庭审现场

高玉奇挪用巨额公款“理财”最终以亏损告终。2010年,高玉奇动用基建资金2020万元购买信托产品后,因基金连续亏损在2013年被强制平仓,造成公款损失近700万元。

“现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相互印证、相互吻合,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能够证实被告人黎某利用担任郴州市保安公司副总经理、财务部负责人、会计的职务便利,挪用公款1300余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的犯罪事实。”9月12日,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黎某挪用公款案,苏仙区检察院指派的公诉人刘力当庭发表公诉意见。这是2018年郴州市苏仙区监察委向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的第一例职务犯罪案件。黎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追缴其挪用未还的公款1100余万元。

根据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条文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即构成挪用公款罪。挪用公款存入银行、用于集资、购买股票、国债等,属于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

经查,2011年1月至2018年2月,黎某利用其管理、控制郴州市保安公司公存账户和负责财务做账的职务便利,通过篡改银行单据和银行存款对账单的方式,应付单位审计检查,分91笔从保安公司公存账户转款至个人账户,共挪用1300余万元用于购买股票、炒期货、药品销售以及项目运营投资等活动,至案发还有1100余万元未退还。

近年来,多地屡屡发生公款违规“理财”现象。全国纪检、审计系统近两年来通报的审计报告与案例中,北京、广东、安徽、湖北等地均查出一些部门或个人挪用财政资金等公款,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炒股炒期货、放贷收取利息等违规“理财”行为。据不完全统计,涉及资金总额超过20亿元。

硕士研究生毕业的黎某成长之路可算平坦。1996年,她开始担任郴州市保安公司会计,2004年被保安公司任命为财务部经理,2012年被任命为保安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财务并兼任财务部经理、会计。事业上的顺利让黎某自我感觉良好。

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农业服务中心原主任张佩山,挪用村级财政资金投资理财,投资额总计8.21亿元。广州市科技专项资金被多次用于购买短期金融理财产品,累计金额8亿多元。湖北省郧西县一乡镇财政所日前被审计查出,从乡镇基本建设专户借支325万元放贷给个人。这个财政所负责人表示,将闲置资金借支给个人,是为了收取利息用于弥补单位经费不足。

保安公司的工商银行账户只有一个U盾,其他银行账户有两个以上U盾,都由黎某保管,公司转账只能在台式电脑上操作,所以黎某在自己办公室操作就可以转账。平时喜欢炒股的她认为这是天赐良机,觉得把公司的公款转入个人账户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

中国人民大学公管学院常务副院长许光建认为,财政资金是公共职能部门履行职能所需要的资金,挪用财政资金“理财”属于财政资金滥用的违法违规行为。

2011年1月4日,黎某第一次登录郴州市保安公司公存账户工商银行账户的网上银行,使用其保管的U盾直接进行网银转账操作,挪用公款50万元至其个人建设银行账户,并在同日将该50万元转入其个人的中信建投证券账户用于购买股票。

揭秘三大公款“理财”手段

同年1月17日,黎某又从保安公司工行账户挪用公款10万元至个人建行账户,并在1月24日将该款项转入证券账户用于购买股票。

业内专家介绍,并非财政资金等公款都不能理财。只有各级国库、社保财政等基金主管部门才能用公款投资理财,实现保值增值,而且主要采取定期存款和购买国债两种方式。记者梳理发现,挪用财政资金等公款违规“理财”,为个人或小团体谋取私利,大多采取三种操作渠道:

自此,黎某一发不可收拾。2016年7月4日,她从保安公司工行账户挪用公款13万元至个人中行账户,该公款中的2.1万元转至其一农行账户后,其中9000元用于购买股票。

--借助下属企业“瞒天过海”。一位财政系统内部人士介绍,随着国库集中支付与财政账户管理日益完善,直接从财政账户中转出资金用于理财难度大。除非借助用于下属企业或机构的独立账户,转入财政资金后再“瞒天过海”,由下属企业代办各类理财。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黎某一直没有收手的意思,就这样,她先后54次共挪用公款813万元用于购买股票。

高玉奇能够顺利动用上千万财政资金违规理财,就是借助下属二级单位武汉挚诚工程项目公司账户支出资金。办案机关查明,与投资机构签订购买理财产品协议的是挚诚公司,2020万元投资金额中,挚诚公司实际出资220万元,其余1800万元则是由高玉奇安排青山区城建局财务部门转入挚诚公司账户的基建专项资金。

2014年9月1日,黎某从保安公司账户挪用公款30万元至其个人农业银行账户,同日全部转入浙江新华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账户用于炒期货。9月5日,黎某从保安公司账户挪用公款30万元至其个人农业银行账户,同日又全部转账用于炒期货。挪用公款近乎疯狂的黎某从未间歇,到2016年11月,她先后18次共挪用公款人民币317万元分别在浙江新华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广东贵金属交易中心等4个交易平台用于炒期货。

--账户公款私存打“时间差”。江西省吉安市近期判决的一起挪用公款案中,一乡镇乡村建设管理站工作人员谢某,因全乡金融机构仅一家邮政储蓄所,且不能开设对公账户,将管理站收取的土地出让金、履约金保证金的公款暂存个人账户保管,再不定期到县城将公款上缴至乡财政账户中。利用收取与上缴公款时间差,谢某先后将在其个人账户中保管的583万元公款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获利2.56万元,被判刑一年6个月。

与此同时,黎某从2012年至2018年3月间,还一直挪用公款用于个人经营药品,在药品经营活动中,她分15次共挪用公款15万余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叶青介绍,公款私存现象极易带来公款挪用、侵占,形成小金库等风险,一直是各级财政清理整治重点。然而一些机构为谋取私利,或受基层金融条件所限无法开设对公账户,有意无意将大额公款存入个人账户,如此便为利用公款违规理财提供可乘之机。

直到2017年四五月份,黎某挪用公款近700万元全部亏损。窟窿捅大了,她开始着急起来,每天琢磨如何想办法填补。这时,黎某认识了某小区开发商肖某,黎某将挪用亏空公款的事情告诉了肖某,肖某要黎某投资一些大项目来挽回损失。

--会计出纳伪造凭证监守自盗。业内人士介绍,一些基层部门与企事业单位的财务人员,利用出纳会计“一肩挑”的财务管理漏洞,伪造相关财务凭证,挪用公款供个人炒股、理财等现象较为突出。有的短期挪用后迅速归还,除非专项审计调查或出现挪用资金亏损等情况,否则很难察觉。

肖某向黎某介绍,他正和朋友李某一起运作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二人负责这个项目融资居间服务等相关事项。肖某要黎某出钱,黎某告诉肖某其出钱都是挪用公款,肖某反复承诺回报她500万元好处费,黎某答应了。

安徽光电研究所是一家国有事业单位。研究所财务部原出纳会计朱国华,就因挪用公款947万元被判刑。办案人员查出,朱国华利用经常办理单位转账业务便利,采取偷盖法人章、财务专用章等方式,先后9次挪用公款用于炒股或帮银行完成揽储任务。朱国华还伪造银行业务公章,每月制作一份虚假银行对账单,企图掩盖违法行为。

全国开展财政资金安全检查,治理乱象还需强化预算约束

叶青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各地财政资金沉淀闲置现象突出,给公款违规理财提供了“资金池”。本应用于公共领域的各项公款,被挪用于小团体或个人理财获取收益,因为投资风险高,出现亏损极为常见。

南航集团原副总经理彭安发、原财务部部长陈利明等人挪用10多亿元公款给证劵公司委托理财,最终3亿元未能收回。山东胜利石油管理局渤海钻井总公司住房公积金管理员张士芬,挪用职工住房公积金2000多万元炒股炒黄金,亏损近900万元无法退还。

记者了解到,无论公款理财是否保值、收益多少、去向如何,只要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的,均涉嫌违法犯罪。即便在单位内部走程序获得批准,违规使用公款尤其是财政专项资金理财,也属于违反财经纪律,相关人员也要被问责。

“挪用公款违规理财屡禁不止,背后一定是财务内控不完善,尤其是账户资金管理疏松所致。”上述财政系统人士表示,当前政府性基金收入管理部门、企事业单位、基层资金收支部门等专用账户管理不规范的机构,往往成为公款挪用理财的高发区。

目前,财政部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半年的财政资金安全检查工作,检查内容包括账户管理、财政资金收付管理、会计核算等方面。业内专家介绍,此次专项检查有可能发现一些违规理财线索,并督促各地相关部门采取相应措施进行查处与补漏。

许光建说,财政资金等公款必须强化审计、检查,督促政府财政部门、单位财务部门遵守财务规章制度。还有专家建议,治理财政资金等公款违规“理财”乱象,一方面需要强化问责与执法,对于涉嫌挪用公款人员坚决移送司法机关,大力开展警示教育;另一方面需要强化财政预算约束与监控,减少财政资金的闲置。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