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和贝塔全传

舒克降落在湖中;

歼击机为客机护航:

  舒克乘坐摩托车;

  海盗飞行大队与舒克战斗机大队展开空战;

  舒克当了空军司令 

  舒克摆脱导弹 

  舒克看见下边是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一个湖。舒克觉得落在水里比落在地上安全。

  晚上,舒克召集全体机场工作人员开会,他宣布从明天起,舒克贝塔航空公司正常空运。

  他操纵降落伞朝湖中心降落。

  “由臭球负责空运,我负责护航和保卫机场,贝塔负责地面指挥。”舒克像个军事家。

  在落水之前,舒克给救生艇充了气。

  “除了值班的,大家都早点儿休息。”贝塔关照大家。这几天,谁也没休息好。

  舒克的身体落在湖水里,他从降落伞下边钻出来,爬进救生艇。

  第二天.当太阳刚露出笑脸,机场上就忙开了。

  四周静悄悄的。舒克趴在救生艇里向四面张望,没发现不安全因素。

  大客机停在候机大楼旁边,闻讯而来的旅客挤满了候机大厅,他们坐过飞机后,再坐什么都嫌慢。这几天关闭机场,把他们急坏了。

  救生艇靠岸了,舒克看看岸上没人,迅速爬上岸。

  旅客们依次登上客机,空中小姐站在机舱门口为旅客提供服务。

  舒克爬上一棵大树,判断着皮皮鲁家的方位。过去他都是开飞机来,没从地面走过。

  战斗机也作好了起飞的准备。

  舒克看见了装有大钟的楼,他曾经和贝塔拨过那座钟的表针。舒克知道皮皮鲁家的方向了。

  贝塔在塔台上注视着机场和空中的情况。

  白天行走是危险的,但舒克一想到海盗还会去袭击机场,就豁出去了。他溜到树下,朝皮皮鲁家的方向跑去。

  臭球启动皮皮鲁号的发动机。

  出了公园,来到大街上。舒克藏在一根水泥管子后边。街上人来人往。舒克寻找着机会。

  “皮皮鲁号请求起飞。”臭球请示塔台。

  一辆摩托车停在水泥管子旁边,骑车的小伙子下车买东西。

  “请战斗机为皮皮鲁号护航。”贝塔说。

  舒克无法断定这辆摩托车往哪边开,他只有碰运气了。舒克钻进摩托车侧盖里边,在机油箱上坐好。

  “战斗机明白!”舒克坐在歼击机座舱里说。

  摩托车启动了。舒克抓紧一根电线。

  “同意起飞!”贝塔发令,

  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车停了。舒克听见两个人在谈话。

  皮皮鲁号滑上了跑道。六架歼击机护卫在皮皮鲁号的两侧。

  “修车吗?”

  七架飞机同时起飞,从形紧密,声如雷鸣,壮观无比。

  “嗯。”

  机群进人了航线,臭球高枕无忧地打开自动驾驶仪,听筒里传出舒克的声音:

  “什么毛病?”

  “臭球注意!臭球注意!发现敌机!”

  “烧机油。”

  臭球往前一看,几架海盗的歼击机正扑过来。

  “把侧盖打开。”

  “05、06号掩护皮皮鲁号,其他飞机跟我出击!”舒克一声令下。

  有人用螺丝刀拧侧盖的螺钉。

  四架歼击机迎着海盗的飞机飞过去。

  舒克慌了,他无路可逃。眼看侧盖就要被打开了,舒克只得使劲儿钻进机油箱后边。这里的间隙很小,舒克的身体被压成了馅饼状。

  海盗没见过这种飞机,有点儿纳闷:这是谁的飞机?正当他犹豫的时候,舒克开火了。一架敌机被击中。

  侧盖打开了。

  海盗这才清醒过来,忙招呼部下反击。

  “这机油什么时候加的?”

  一场真正的空战开始了。一群老鼠驾驶着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在空中搏斗。

  “前天。”

  海盗一共是10架飞机,舒克除去为客机护航的两架,还有四架,敌我力量悬殊。

  “是够费的。放在这儿修吧。”

  “贝塔,贝塔,我们在6号空域与海盗相遇,请求增援!”舒克打开电台。

  “什么时候取车?”

  “马上增援。”贝塔立即命令待命的歼击机统统起飞。

  “后天。”

  海盗没想到舒克降落在城里没有死,而且居然在一夜之间组建了战斗机群,他心里暗暗打了个哆嗦。必须置舒克于死地,趁着力量悬殊。海盗发令:

  原来是修车店。

  “冲散他们的队形,单个打!”

  小伙子走了。舒克悄悄探出头,看见修理工去修另一辆摩托车。

  海盗的部下操纵飞机冲进舒克的机群,舒克的飞行员驾驶技术还不熟练,一下就乱了阵脚。舒克回头一看,他的僚机已经不见了。

  舒克蹑手蹑脚地溜下摩托车,一步三回头地朝门口溜去。他光顾得回头看那修理工,不留意碰翻了一个玻璃瓶。

  “02,02,你在哪里?”舒克呼叫。

  修理工一回头,看见了舒克。他大喝一声。

  “我在你的上方。”

  舒克“噌”的一下钻出门外,没命地跑。修理工根本就没追出来。

  舒克抬头一看,僚机跑到了长机的上边。

  一场虚惊,舒克站住定定神。

  “跟着我!”舒克加速朝前飞,僚机降低高度跟上了。

  当他看清自己周围的建筑物时,笑了。这是皮皮鲁家。

  舒克寻找海盗的飞机。

  舒克藏进皮皮鲁家所在的单元门口的花坛里,等着皮皮鲁放学归来。

  “长机注意!右前方有敌机!”僚机报告。

  这两天真累。舒克睡着了。

  舒克一看,一架敌机鬼头鬼脑地正在瞄准他的飞机。

  舒克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当了空军司令,统率着几千架战斗机。当海盗的机群来犯时,他一声令下,几千架战斗机腾空而起,遮天蔽日。

  舒克一推驾驶杆,飞机俯冲下去。接着一拉杆,飞机又向上冲去。现在,那架敌机的肚皮正处在舒克的射击圈内。

  止当他在空中指挥战斗时,耳机里传出了皮皮鲁的声音。

  舒克按下了射击按钮,三门大炮同时开火,敌机在空中开了花。

  舒克睁开眼睛,透过草丛,他看见皮皮鲁正和同学们一边打闹一边朝单元门口走去。

  就在同时,舒克的僚机被海盗击中了。原来这是海盗使用的调虎离山计。

  舒克知道错过这个机会就完了,他冲出花坛,站在皮皮鲁面前。

  “快跳伞!”舒克命令僚机。

  “老鼠!”一位同学惊叫起来。

  僚机飞行员弹射跳伞了。

  皮皮鲁定睛一看,是舒克!忙蹲下把舒克捡起来。

  舒克寻找着自己的另外两架飞机。他看见它们被敌机包围了。舒克驾机冲过去给他们解围。

  “你……你抓老鼠!”那位同学直皱眉头。

  海盗感到胜利在握了,他要亲手打掉舒克。

  皮皮鲁冲他一笑,拿着舒克朝楼上跑去。

  “舒克,你敢跟我决斗吗?”海盗通过无线电台问舒克。

  到了屋里,皮皮鲁把舒克放在桌子上。

  “来吧!”舒克不含糊。

  “快说,吸铁石管用吗?”皮皮鲁一直挂念着舒克的机场。

  “咱们头对头飞,看谁能把谁打下来!”海盗恶狠狠地说。

  “管用!吸住了海盗的好几架飞机。”舒克接着把今天的激烈空战讲给皮皮鲁听。

  “来!”舒克驾机转了一个弯。

  皮皮鲁听呆了。

  海盗的飞机也转了过来。现在他们的飞机头对头,处在一个高度上。

  “明天你就不用怕海盗了。”皮皮鲁说。

  两架飞机对着头互相飞过去。这样射击想命中难度很高。舒克用光环套住了海盗的飞机。海盗也用光环套住了舒克的飞机,两人都开炮了,谁也没打中对方。

  “为什么?”舒克预感到有好事。

  眼看两架飞机要撞上了,舒克一拉杆,海盗一推杆,错开了。

  “你看!”皮皮鲁打开他的抽屉。

  “再来!”海盗说。

  抽屉里全是战斗机,足足有20架。

  舒克二活没说,转弯,掉头。

  “这是歼击机。”皮皮鲁拿出几架放在桌上。

  两架飞机又开始了头对头的飞行。

  “这是强击机。”

  这回海盗想发坏了,他的机翼下挂着一对空对空导弹,他一直舍不得使用它们,要知道,用导弹打目标几乎是不用瞄准的,导弹能自己跟踪目标。海盗决定用导弹击落舒克。

  “这是轰炸机。”

  舒克正用瞄准具的光环套海盗,忽然看见从海盗的机翼下钻出两条火龙。导弹!舒克大惊失色。说时迟,那时快,舒克一拉杆,飞机成90度角向上升去。导弹也向上升去,紧紧咬住舒克的飞机。

  “这是侦察机。”

  舒克急了,他打开加力系统,飞机进入了超音速。导弹在后边跟着,只差五米!

  现在舒克毫不怀疑自己真要当空军司令了。

  飞机甩不掉导弹,导弹也追不上飞机。舒克不停地翻滚,俯冲,上升,仍然甩不掉。

  “这么多飞机,我怎么开回去?”舒克为难了。

  海盗兴奋得直吹口哨。

  “别急,先吃饭。一会儿我骑自行车送你回去,把飞机都运去。”皮皮鲁说。

  舒克忽然想起这种导弹是采用红外线制导的,专咬发动机排气管的火焰,如果关闭发动机,导弹就会迷航。但空中停车是十分危险的,可只有此路一条了。

  舒克在皮皮鲁家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舒克在一个俯冲过后,关闭了发动机。

  舒克贝塔航空公司和海盗飞行大队之问将展开一场真正的国际水平的空中大战。 

  导弹失去了目标,它们经过短暂的迷失后,重新咬住了海盗的两位部下。

  几秒钟后,海盗的两架飞机被自己的导弹击碎了。

  海盗气得把驾驶杆拧成了拐棍。

  舒克成功地在空中重新启动了发动机。

  这时,增援的飞机赶来了。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舒克的变化。

  海盗的飞机一架接一架地冒烟。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