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苹果折腾地球,骨癌晚期会传染人吗

图片 1

这是一棵普通的苹果树。

  骨癌晚期会传染人吗,很多朋友非常关心这个问题,尤其是身边有骨癌患者的亲戚朋友等,时刻与这些患者相接触,因此有很多人非常担心自己会被传染,下面就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狗年的一天,使它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它不再是一棵普通的苹果树。

  其实,我们可以通过很多资料和渠道去做多方面的了解,到底骨癌晚期会传染人吗。有很多统计资料显示,在医院工作的医生、护士等,长期和癌症患者所接触,但是他们患癌症的几率并不比一般人高;研究学家通过做动物实验也可看出端倪,将健康正常的动物与患癌症的动物一起饲养,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健康动物并没有被传染上癌症的症状。从这些研究结果可以得知,癌症并不具有传染性的。

  它的果实把地球折腾得喘不过气来。

  骨癌晚期的患者生活非常痛苦,在晚期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很明显,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骨痛,持续不断的疼痛从骨头深处散发出来,同时还伴有其他症状如发热、食欲不好等。晚期的疼痛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和承受的,尤其是夜间,患者疼痛的无法入睡,给生活带来了很大阴影,也给后期的治疗带来了很大麻烦。

  现在是春天的午夜。一个飞碟在夜色的掩护下接近地球,飞碟上的外星人是路过地球,想休息一会儿。

  骨癌晚期还有救吗?肿瘤专家指出,骨癌恶化到晚期并不等于死亡,治疗骨癌的方法主要有,西医手术、放疗、化疗与中医治疗,其不同的治癌理念与治癌方法所达到的治疗效果也不同,骨癌晚期患者,想要及时控制病情,减轻痛苦,首先需要明白两点限制因素:

  “下边是一座苹果园,着陆比较合适。”担任观察的宇宙人对机长说。

  一是,此时癌细胞已经扩散转移,常见的局部治疗无法消灭游离癌细胞,应注重全身治疗;二是,长期遭受癌毒侵蚀,病人身体虚弱,机体耐受力较差。

  “同意在苹果园着陆。”机长发令。

图片 1

  飞碟缓慢地在那 闷 果树旁着陆。

  病人在积极选择治疗时,一定要遵从以上两点,以免因不当治疗导致病情恶化,危及患者生命。临床上,因为手术与放疗属于局部治疗,无法控制游离癌细胞;化疗虽属全面治疗,但由于其缺乏选择性,具有严重的毒副作用,因此,常见的西医三板斧治疗,并不是治疗骨癌晚期的最佳方法。

  飞碟舱门打开了,几个宇宙人走出飞碟,在果园里活动筋骨,呼吸空气。

  临床上,在诸多的中医药疗法中,很多的骨癌病人都首选,汲取中医药精髓的“三联平衡疗法”。该疗法攻邪不伤正、扶正不恋邪,又能辩证施治,具有不手术、不放化疗、不住院、无痛苦、无风险、无毒副反应,花费少等特点,通过对病人机体内环境的调节,可有效实现减轻痛苦,延长生命之效。

  一个人从飞碟里端出一盆废水,泼在那 闷 果树的树根部。

  有部分人并不清楚这些医学理论,只要自己的身边出现了骨癌患者就高度紧张,甚至有的人因为亲属患上了骨癌而害怕被传染就一味的嫌弃,给患者带来了很不好的心理影响,导致患者因为负面情绪加重了病情。

  水渗进泥土里,被树根吸吮。

  其实,当身边出现了骨癌患者时,我们应该多鼓励对方,建议对方积极治疗,即使是骨癌晚期也能治愈,并且不会传染给身边其他人。通过这些介绍,我们可以得知,骨癌晚期会传染人吗?答案当然是不会。

  机长对泼水的同事说:“别随便泼水,咱们星球的水的成分同这个星球的水的成分可能不一样。”“就一盆水,没什么大关系吧!”泼水的外星人笑笑。机长看看那
闷 果树,摇摇头。

  “准备起飞。”机长对伙伴们说。

  外星人陆续进入飞碟。舱门关闭。

  飞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地球。

  现在正是苹果树最需要营养的时候,那 闷
果树尽情地吸收着外星人泼的水,它把水中的宇宙能量迅速输送给自己全身的每一个部位。

  这不是一般的水,是来自太空的宇宙水。水中包含着强大无比的宇宙能量。

  这棵树只结了五个苹果。表面看这五个苹果与别的苹果无异,但仔细观察,便可看出它们的非凡品质—-潇洒又庄重,周身透出实力与分量。

  它们是吸吮宇宙能量长大的,它们现在本身就是宇宙能量的结晶。谁食用了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谁就将变成真正的超人—-所向无敌,不论是体力还是智力。这不是童话。

  园丁对于这棵苹果树只结了五个苹果感到奇怪,他以为它生了玻要知道,去年这棵树结了几百个苹果。

  园丁给这棵树用了药,但它依然我行我素,绝不多结一个苹果。

  园丁无可奈何,只好由它去。

  秋天到了。

  收获的季节。

  园丁们陶醉的时刻到了。他们站在架子上把一个个同他们朝夕相处的苹果从树上摘下来,包上纸,再小心翼翼地装进包装箱。这是它们的价值。

  那五个具有宇宙能量的苹果也同其它普通苹果一样,被分别装进了包装箱。

  苹果们被运往国内市常运往国际市常运往果品仓库。

  五个苹果即将折腾地球。

  好戏开始。

  第一个苹果

  曼妮被医生判了死刑。

  她还不到21岁。骨癌病魔从半年前开始纠缠她。她和它每分每秒都在搏斗。

  终于,她败下阵来。

  医生说,她最多还能活两个星期。

  曼妮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两眼出神地凝视着窗外树枝上的一只麻雀。都是生命。她要走了,而它还活蹦乱跳地在树上游戏。

  人往往是越临近死亡越珍惜生命。可曼妮不是,她希望早一点儿离开这个世界,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悲观中。

  住院以来,亲属已为她花费了上万元钞票。她还清楚地记得办住院手续时护士那张凶神恶煞般的脸,她说如果交不出3000元押金就不收曼妮住院。全家每一个人都去为这3000元押金奔波。她总算勉强住进了医院。

  从此,每天医生和护士就像讨债的一样催收各种费用。曼妮亲眼看见护士将同病房的一位交不出款的重病患者强行抬出了病房…..曼妮恨钱。她觉得把生命和钱搅在一起,世界显得肮脏。

  曼妮知道自己明天就要出院了,她听到了爸爸和医生在走廊里的对话。

  “她只能活两个星期了。”医生说。

  “两个…..星期…..”爸爸哽咽。

  “两个星期还需要800元,你们拿得出吗?”“…..”“反正她也是死,

  你们家经济又困难,不如让她明天出院,省了这笔钱。”“。…..”爸爸求医生让曼妮在医院中度过这生命的最后两个星期,这样曼妮可以少受些痛苦。可他又拿不出800元钱。医生拒绝了。

  医生有拯救生命的技术,但这技术如果没有金钱的滋润,是无法发挥的。上帝的安排。

  曼妮羡慕那只麻雀,它的世界没有金钱,它的生命才算生命,同其它任何东

  西没有关系。生就是生,死就是死,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曼妮祈祷自己来世当麻雀。

  医院使她寒心。

  下午,两位中学时的同学来看曼妮,她们给她拎来一兜苹果。

  同学已经知道曼妮将不久于人世了。她们没有说安慰的话,只是同她一起回忆往日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曼妮忍着疼痛强打笑容陪同学聊天,她突然感到生命这东西很幽默,晚死的总是同情怜悯早死的,其实,应该倒过来才对。

  一位同学从网兜里拿出一个大苹果,削好后递给曼妮:“吃个苹果吧。”曼妮接过苹果,慢慢地咀嚼着,每次吃苹果或其它水果时,她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知道每个水果都是经过数百天的孕育结成的,这经过数百天长成的果实被

  她在几分钟内消灭掉,她心里说不上是得意还是惆怅。

  曼妮吃的是那五个具有宇宙能量的苹果中的一个。

  同学告辞时,曼妮才把苹果吃了一口,同学们见了,强忍住眼泪。

  曼妮笑着目送她们走出病房。

  同学们走后,曼妮重新躺好,苹果的味道有种格外的吸引力,使曼妮虽然用了很长时间,但最终吃完了它。然后曼妮开始用目光寻找那只跳跃在窗外树枝上的麻雀。

  她的目光还没有来得及移到窗外,她就发现自己身体里出现了一种异常的变化:先是血管渐渐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她感觉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她的体内狂奔。

  她以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到了。

  曼妮不想惊动亲人,她不欣赏生离死别的场面,她想一个人静静地走到另一个世界去。

  曼妮闭上眼睛,等待那每个生命都要经历的必然时刻。

  她的身体里简直成了一个战场,她好像看见千军万马在厮杀在冲锋陷阵,她看见她的细胞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把本已称霸全身的癌细胞团团围住,聚而歼之。

  曼妮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她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每一条血管每一块骨骼都在一瞬间充满了活力充满了生命。

  曼妮睁开眼睛,她的目光炯炯有神。

  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小镜子。

  已经憔悴的面孔现在是容光焕发俊俏无比。

  曼妮不知道这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为什么,这难道是人们常说的死前的回光返照?不像,她浑身明明有使不完的劲儿,大脑也格外清醒。

  医生和曼妮的爸爸一起走进病房,曼妮的爸爸在向医生苦苦央求。

  “不行,这张床已经有新病人了,一个小时后新病人就来了,你们赶快出院。

  “医生不理会曼妮爸爸的央求。

  曼妮的爸爸无可奈何地叹气,他恨自己穷,就像所有挣不到钱的男人一样,他虽然身材高大,却觉得自己是个矮子。

  “爸爸,咱们走。”曼妮从床上下来说。

  医生看了曼妮一眼,他愣了。

  出水芙蓉般的曼妮亭亭玉立在病床旁,别说她是晚期 前
患者,就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和健康体态,参加健美大赛都绰绰有余。

  爸爸以为是在梦中。

  “你?。…..”医生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们现在就出院。”曼妮开始收拾东西,动作麻利,有条不紊。

  要知道,近两个星期以来她是靠大剂量止痛药维持生命的–她全身的骨头疼得她死去活来。

  “我给你再做一次检查。”医生对曼妮说。

  “不用了。”曼妮冲医生一笑,谢绝了。

  “让医生再给你检查一次。”曼妮的爸爸不愿放过这个机会。

  “咱们付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了,再检查可是要收费的呀!”曼妮提醒爸爸。

  “我给你免费检查。”医生急忙说。

  曼妮还是不同意。

  医生朦胧意识到好运已开始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尽管他清楚地知道曼妮这个晚期骨癌患者的生命是绝对不会再超过两个星期的,可他又不能不正视眼前的事实。虽然他目前还无法解释这件事的原因,但他不能放过这个能使他成大名的机会–治愈了晚期骨癌!

  医生匆忙叫来护士。

  “你今天给她吃什么药了?”医生问。

  “什么也没吃,不是你下医嘱说从今天开始停药吗?”护士回答。

  “真怪。”医生犯呆。

  “怎么啦?”护士问。

  “曼妮痊愈了。”医生说。

  “这怎么可能!”护士不信。

  “你进去看看。”医生指指病房。

  护士一进门就傻了,半个小时之内愣是弄不清自己的性别了。

  护士还没见过骨癌患者站着从病房出去的。

  “我稳住她,你快去叫院长!”医生急中生智,对护士说。

  护士扭头就往院长办公室跑。

  曼妮已将东西收拾好,正准备和父亲离开病房。

  “你现在不能出院。”医生拦着曼妮。

  “为什么?”曼妮问。

  “我要对你的生命负责,你这样出院有危险。”医生说。

  “这张病床不是已经属于别人了吗?”曼妮提醒医生。

  “这。…..我已经吩咐护士把那位患者安排到其它病房了。”医生撒谎。

  “我们没有能力支付医药费。”曼妮说。

  “可以免费。”医生说出了石奇天惊的话。

  “真的?”曼妮的爸爸不信医生的声带能发出“免费”两个字。

  “当然是真的。”医生肯定。

  曼妮和爸爸对视。曼妮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难道骨癌真的痊愈了?是怎么好的?医生不是说最多她还能活两个星期吗?

  “那就再住几天吧?”爸爸征求女儿的意见。

  曼妮点点头。

  医生如释重负,他忙抢过曼妮手里的提包。

  院长赶来了。

  主任也来了。

  他们都给曼妮会过诊。他们都判了她死刑。他们都是有名的肿瘤专家。

  院长和主任见到曼妮后大眼瞪小眼。

  “你身上还疼吗?”院长问曼妮。

  曼妮摇头。

  院长给曼妮做体检。

  结论是完全健康。

  主任开了一系列的化验单。

  化验结果: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生机。

  “简直是奇迹!”院长双目大放异彩。

  “你攻克了癌症!”主任拍医生的肩膀。

  “你一直对我们保密,快说说,你是用什么方法治愈她的?”院长迫不及待。

  “我。…..”医生看了曼妮和她爸爸一眼,他在半个小时前还用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口气对曼妮的爸爸说曼妮死定了。

  “成功了还保密?”院长清楚攻克癌症能稳获诺贝尔医学奖。

  “咱们去办公室谈。”医生无法当着曼妮和她爸爸的面说他是如何攻 斯前
的。

  “我去通知新闻界。”主任想让全世界的人早点儿知道癌症已成为人类的手下败将。

  “好。”院长同意。

  医生知道自己终于有出头之日了。他保守估计,最迟在明天早晨7点钟以前,全世界将有决在多数的人知道他的名字。医生甚至十分珍惜自己作为一个平凡人的这最后的十几个小时。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位出了名的人说,出名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医生在心里对自己说,让“痛苦”慢些到来吧。

  曼妮的爸爸对女儿突然痊愈大惑不解。

  “你感觉如何?”爸爸问女儿。

  “从来没这么好过。”曼妮回答。

  “身上有劲儿?”爸爸知道女儿在半个小时前还全身无力。

  曼妮抄起病床旁输液用的铁架子,她轻而易举地把它折弯了。

  爸爸大惊失色。

  病友们瞠目结舌。

  连曼妮自己也看着手中成90度角的输液架发呆。

  “医生给你吃了什么药?”爸爸狂喜。

  “跟她们吃的药没什么两样呀!”曼妮指着病友们说。

  病友们证实曼妮的话千真万确。她们都是 前
患者,天天和曼妮吃一样的药,

  打一样的针。

  “那你是怎么好的?”爸爸不明白。

  的确奇怪。

  “我觉得不是医生治好了曼妮。”一位病友说。

  “那是谁治好了她?”爸爸问。

  “刚才有两位朋友来看曼妮,她们来之前曼妮还在呻吟。

  她们走后,曼妮就突然好了。”病友回忆说。

  曼妮点头。

  “她们不会治病吧?”爸爸问。

  “不会。一个是公关小姐,一个是果品仓库的保管员。”曼妮说。

  “对了,曼妮刚才吃了一个苹果。”有位病友说。

  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在床头柜上的那兜苹果上。

  “苹果?”曼妮的爸爸觉得苹果和曼妮的康复没有任何关系。

  曼妮却被病友提醒了,她记得自己是在吃完苹果后身体里出现变化的。

  “你们赶快每人吃一个。”曼妮把苹果分给病友们。

  病友们狼吞虎咽,像吃救星。

  一兜苹果一扫而光。

  病房里静得出奇,大家在期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骨头该疼的还是疼。脸上憔悴的还是憔悴。身上没劲儿的还是没劲儿。

  试验宣告失败。

  苹果的因素被排除了。

  曼妮的爸爸一拍脑袋,说:“哎呀,我都忘了打电话告诉你妈妈和兄弟姐妹了!

  ““快打电话告诉他们!”曼妮患癌症后心疼的不是自己,而是亲人。

  爸爸跑出病房。

  曼妮坐在病床上,她的目光突然停留在距她最近的那位病友身上。

  “你怎么啦?”那位病友见曼妮用这种目光看她,慌了。

  “别动,我看见你身体里的癌细胞了!”曼妮全神贯注地说。

  病友们面面相觑。

  “很多很多,它们在你的身体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曼妮两眼出神。

  “那怎么办?”那位病友慌了。

  “我试试帮帮你。”曼妮感到自己身体里的巨大能量可以跨出体内去体外施展雄风。

  曼妮开始释放能量。确切地说,是释放宇宙能量。

  病室里鸦雀无声。

  曼妮控制宇宙能量进入那位病友的身体,她命令宇宙能量追杀癌细胞。癌细胞本已在那位病友的体内占据绝对优势,它们打败了来自外界的各种药物,它们正准备开庆功大会。突然强大的宇宙能量向它们展开了威力无比的攻势,它们无法抵抗这种攻势,纷纷败下阵来,夺路而逃。

  那位病友全身滚烫,她在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终于,风暴过去了,她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出现在病友们面前。

  “她痊愈了!她好啦!”病友们欢呼。

  “我好啦?我好啦?”那位病友惊喜万分。

  曼妮知道自己了。

  一群扛着摄像机拿着照像机的记者在院长和医生的陪同下走进病室。

  院方要在病室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攻克了癌症。

  “这就是那位 前
患者,”医生把曼妮介绍给记者们,“她本已进入晚期骨癌,

  可现在经过我的治药,已经完全康复了!”记者们惊叹。

  摄像机照像机一通猛拍。

  曼妮还没见过这场面。

  “请问您是用什么 治愈骨癌的?”一位记者问医生。

  “这个嘛。…..”医生绞尽脑汁,“目前还保密,待我申请了专利后,再公之于众。”“您认为您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吗?”有位记者问医生。

  “我认为他完全能。”院长代医生回答,“这是我们医院的光荣和骄傲。”“医生,她也痊愈了!”一位病友把被曼妮治好的那位病友虯E到医生面前。

  医生大喜过望,他实在弄不清今天上帝为什么如此关照他。

  这回记者们踏踏实实地相信了。

  镜头全部对准了医生。只见医生侃侃而谈,说自己苦心钻研攻克癌症数载,

  今天终于获得了成功。说这话时他面不改色心不跳。

  一位女记者走到曼妮面前,问:

  “本来你只能再活两个星期,而现在医生却把你从病魔的手中夺了回来。请问你有什么感想?”曼妮看了医生一眼,一字一句地说:“我的骨癌不是他治好的。

  “喧嚣的病房立刻安静下来。

  “你?”医生脸红了。其实他心里明白,曼妮和另一位患者的痊愈与他根本无关。

  “那是谁治的?”女记者继续问。

  “自己好的。”曼妮目前只能如此回答。

  记者们瞪大了眼睛。他们还没见过如此忘恩负义的患者。

  “据我了解,晚期癌症是不可能自愈的。”女记者说。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不是他治好的。他在一个小时之前还对我爸爸说,我只能再活两个星期,还轰我出院回家等死呢!”曼妮的眼睛盯着医生。

  “是这样吗?”女记者问医生。

  “她胡说!”医生恼羞成怒。

  记者们兴奋了,他们就喜欢有戏的新闻。

  “你的病是谁治好的?”女记者灵机一动,问另一位痊愈的患者。

  那位患者说出的话犹如打雷:

  “是曼妮给治好的。”

  有两位记者手中的照像机掉到地上。

  “简直是无稽之谈!”院长抗议。

  “各位记者,这里是病房。请大家跟我们到会议室。”主任出面。

  记者们不是傻瓜,你现在就是用坦克也轰不走他们。他们清楚自己碰到了什么样的新闻。

  “曼妮是怎么治好你的病的?”

  “她用药还是用其它方法?”

  “…..”

  “…..”

  记者们争先恐后向那位痊愈的患者提问。

  “曼妮有精神病!”医生气急败坏。

  “是这样吗?”有记者问院长。

  “我…..好像是这样…..”院长吞吞吐吐。

  “那么另一位痊愈的患者也有精神病?”记者追问。

  “这…..”院长招架不住了。

  “大家静一静,”女记者提高了嗓门,“我有一个建议,既然说曼妮能治愈患者,咱们请她当场表演一次。如果她能当着咱们这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记者的面治好癌症,就说明她真有这个本事。如果她不能,那么功劳还要归功于院方,大家同意吗?”全体投赞成票。包括医生和院长。

  所有的目光和镜头都集中在曼妮身上。

  医生和院长断定曼妮不敢接受这个挑战。

  “行。”曼妮平静地点头。

  医生和院长确信曼妮真有精神病。

  几位记者从身上掏出无线电话机,要通了自己的广播电台的线路,告诉对方准备随时中断正常广播,插播特大新闻。

  “请你们去找一位最晚期的癌症患者。”女记者对院长说。

  医生把急救室里一位最多还能活一个小时的肝癌患者虯E进病房。

  肝癌患者躺在活动床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曼妮来到他身边。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

  曼妮清楚地看见他身体里的癌细胞已经占领了他全身的每一块阵地,它们嚣张地破坏他肌体里的所有设施。他的心脏正在做最后的挣扎,全力将那少得可怜的血液往全身输送。癌细胞们在狂笑,它们用猫耍老鼠那样的目光注视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它们在期待最后的胜利。

  曼妮感到愤怒。她命令自己身体里的宇宙能量出击,去拯救那个生命。

  风暴开始了。宇宙能量像利剑一样插入他的肌体内,癌细胞们突然感到乾坤倒转,日月无光,它们还来不及抵抗就被歼灭。宇宙能量在他的体内横扫了一遍,所有癌细胞荡然无存。

  肝癌患者从床上坐起来,他说:“我饿了,我要吃饭!”

  医生和院长呆若木鸡。

  肝癌患者的亲属给曼妮跪下磕头。

  记者们发疯似地往外跑,他们去抢着发新闻。

  各报社各电台各电视台各杂志社接到信息后一边抢发新闻一边迅速往肿瘤医院增派“兵力”。转眼间,数千名记者团团围住了曼妮的病房。有一家电视台还出动了直升飞机在病房上空使用红外线摄像机穿过房顶进行现场直播。

  “曼妮现在可有劲儿呢,她能把输液架用手弄弯。”曼妮的病友向记者炫耀。

  记者们看到了地上的被弄成90度角的输液架。

  “请你再把它弄直。”有记者提议。

  曼妮接过记者递过来的输液架,当众将它恢复了原样。

  记者们一个个像吸了海洛因,兴奋异常。

  当地最有名的医学专家也闻讯赶来了,他们初步给曼妮体检了一遍,结论是此人起码能活800岁,心脏跳得比破案锤还有劲儿,血管比无缝钢管还结实,五脏六腑个个赛过合金钢。

  记者们已经把医生和院长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再没有知识的人也知道任何医术都不能把一个健康的人的身体变成如此铜墙铁壁,何况是一个濒于死亡的晚期癌症患者!

  曼妮的爸爸妈妈和亲人全来了。曼妮和他们拥抱在一起。

  “死”过一次的人的最大厚望就是把一切时间都花在和亲人相处上。

  “咱们回家吧?”曼妮受不了这嚣闹的环境。

  “曼妮!”同病室的另外两位病友不约而同给曼妮跪下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曼妮忙扶两位病友。

  “求你也把我们的癌症治好,求你!”病友潸然泪下。

  “我给你们治。”曼妮扶起两位病友。

  所有镜头立即进入一级战斗准备状态。

  曼妮调动自己身体里的宇宙能量风扫残云般地将两位病友体内的癌细胞席卷出去。

  两位病友立刻获得了新生。

  摄像机把这个场面告诉了千家万户。曼妮转眼间成为全球瞩目的超人。无数科学家放下手头的科研项目转而研究曼妮,人人都想第一个解开这个谜。

  曼妮回到家后一刻也不得安宁,来访者络绎不绝。要求治病者更是摩肩接踵。

  曼妮深知穷人治病之难,她同亲人商量后决定开一家治癌诊所,专为没有钱的晚期癌症患者治玻至于有钱人,曼妮认为他们可以花钱去大医院治玻曼妮光靠自己不可能治好全世界的数千万癌症患者。她决定对穷人优先。

  “ 妮癌症诊所”在一家慈善机构的赞助下开业了,该诊所免费为穷人治癌。

  求治者需先出示月经济收入帐单,经核实后即可享受免费治药。

  曼妮癌症诊所开业一个星期以来,曼妮已经治愈了400余位各类晚期癌症患者,他们都是已经买好了骨灰盒在家等死的穷人。

  有钱人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往常一有什么新的科技成果,总是他们最先享受。等到该成果被他们玩够了,才轮到其他人吃残羹剩饭。这回可好,像攻克癌症这么大的“成果”居然让穷人先享受上了,富翁们个个咬牙切齿。

  他们不信人类中有不喜欢钱的。

  一位患晚期肺癌的百万富翁派儿子来找曼妮。

  “我爸爸说,只要你给他治好了病,他用20亿美元酬谢你。”百万富翁的公子拿出一张支票递给曼妮。

  “令尊如果将这20亿给那些科学家,保准明天他们就能攻克癌症。”曼妮说。

  “这不可能。”百万富翁的公子摇头。

  “还有花钱办不到的事?”曼妮做惊讶状。

  “当然。”

  “当然。”

  “那在我这儿花钱也办不到。”曼妮站起来送客。

  百万富翁的公子悻悻地走了。他羡慕那些坐在走廊里等候曼妮治病的穷人。

  他觉得生命比钱重要多了。他回去甚至动员父亲把全部财产捐献给慈善机构,然后再来找曼妮治玻可百万富翁不干,他舍不得那么多钱。

  曼妮并不恨有钱的人。她只是对于穷患者由于没钱被医院拒之门外的印象太深了。他们得不到治药的机会,她理应先照顾他们。

  某国总统被诊断为晚期肠癌,幕僚们拼死也要保住总统的性命,因为总统一完他们也就完了,他们把自己的官场生命死死系在了总统一个人的身上。幕僚们决定“请”曼妮为他们的总统治癌。先礼后兵。不管曼妮同不同意,她都得给总统治玻说客先到。

  “不去。”曼妮拒绝了。

  “曼妮小姐最好还是去一趟。”说客的话软中带硬。

  “我说过了。不去。”曼妮站起来。

  说客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意味深长地看了曼妮一眼,走了。

  “劫持曼妮特别行动小组”已经潜入曼妮的国家,他们埋伏在曼妮诊所的四周,只等游说失败,就立即采用武力劫持曼妮。

  20名经过严格挑选的武艺高强身怀绝技的特工开始接近曼妮诊所。授予他们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把曼妮弄回国。假如实在弄不走,就干掉她。

  曼妮正在给一位患者驱癌。

  两名彪形大汉出现在门口。

  曼妮觉出来者不善。她清楚地看到他们体内的各种组织都不是她的对手。

  两名大汉突然冲进房间,一边一个抓住曼妮的胳膊。

  “不许喊!跟我们走!”一个大汉威胁曼妮。

  另一个拿出一个黑头套要往曼妮头上套。

  曼妮两臂轻轻往上一抬,两位彪形大汉摔倒在地上。

  他们迅速爬起朝曼妮扑过来。曼妮给了一人一拳,他们蹲在地上起不来了。

  他俩的身体里这辈子从此没有左肾这个编制了。

  又冲进来四个大汉。

  他们的身体里也少了零件。

  曼妮不想在诊所里开打,她索性跑到外边迎战劫持者。

  几个劫持者开着汽车朝曼妮冲过来,他们想撞伤她后再劫走。

  曼妮把迎面冲来的汽车推翻了。

  特工们傻眼了,其中两人掏出了微型冲锋枪,他们要干掉曼妮。

  子弹打不进曼妮的身体,她刀枪不入。

  特别行动小组没招了,剩下的人手足无措地站在曼妮附近发呆。

  “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派警察来抓这些非法入境者!”曼妮对在诊所门口看热闹的患者们说。

  10分钟后,几十辆警车开到。某国劫持曼妮特别行动小组成员全部落网。

  曼妮的国家政府向那个国家提出强烈抗议。

  那个身患绝症的总统反正也是死定了,他豁出去要同曼妮的国家迅速恶化关系直至开战。

  两国剑拔弩张。飞机大炮跃跃欲试。

  双方大规模征兵。大规模进口尖端武器。世界政治格局将重新排列组合。世界经济格局亦将重新排列组合。

  第一个苹果开始折腾地球。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