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章,月球上的第一天

 

 

 

 

  朋友俩手拉手走出闸室,沿着小梯子走下去,到了月球的表面上。眼前展现的景色使他俩感到既发抖,又赞叹。下面,就在旅行家们的脚下,是一片平原,它很像是静止不动的海面,上面有着下陷的洼坑和平缓升起的高岗。这个波浪起伏、仿佛突然停滞不动了的月球表面,与通常的海水一样也是蓝绿色的,或者像平常习惯说的那样,是海蓝色的。远处耸立着一些山岗。它们是黄色的,好像沙丘一样。山岗后面是重叠蔽障的鲜红色高山。高山犹如一动不动的火舌向上伸着。
  右首,距咱们的旅行家不远,是一些同样的火红色的高山。它们好像是从停滞不动的海底冲了出来,尖尖的山峰直插云霄。
  全不知和小面包转过身,看见远处也有一些轮廓比较模糊的山。这些山似乎是由棉絮堆成的,样子很像铺在地面上的云彩。在它们的山坡和山顶上,竖立着不少形状像水晶的巨大的结晶体,好似一些神奇玻璃城堡。阳光从这些晶体的棱面上折射开来,闪烁着彩虹般的光芒。
  在这奇异的世界上方,漆黑的天空象无底深渊张着大嘴,天上挂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星星。银河仿佛一条发亮的道路从中间穿过,把深渊一分为二。左半部,在地平线上空聚集的星星中间,炽热的太阳在闪耀。右半部,行星地球闪着柔和的绿莹莹的光。阳光从侧面照着它,所以它的样子象个半月。
  在漆黑、空旷的天空中,整个月球表面显得特别明亮和鲜艳。这是由于月球周围没有大气,简单地说就是没有空气的原因。我们知道,空气不仅能吸收太阳光线,而且还能使阳光发生漫射,使物体投射的阴影变淡。月球上的物体阴影总是颜色更深、更暗,因此物体本身就显得更清晰、更明亮、更鲜艳。
  距离那群云彩山不远处耸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山,它的形状象是一个圆锥体或是金字塔。从它的山脚到火箭降落的山岗上,隐隐约约延伸着一条小路。
  “看来,这可不简单,”全不知对小面包说。“这座金字塔大概是月球人修建的。这条通往金字塔的小路也是他们踩出来的。我想,咱们应该首先把金字塔研究一下。你的看法怎么样?”
  不待小面包回答,全不知就精神抖擞地向月球小路大步走去。小面包一看自己已经来不及谈出个人的意见,就把两手一摊,顺从地跟着全不知走了。
  有人以为,他们一到月球上就马上会象蚂蚱似的在月球表面上跳来蹦去,说这是因为月球上的重力比地球上几乎小六分之五。但是,全不知和小面包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尽管月球对他们的吸引力比地球的吸引力小了,他们却依然没有感到自己的体重发生了变化。这是因为他们曾经长时间地处于失重状态下,已经失去了对重量的习惯。他俩觉得自己在月球上所具有的体重是最正常、最普通的体重,同在地球上一样。不管怎么说吧,他俩并没有象蚂蚱或是跳蚤那样在月球上蹦蹦跳跳,而是正常地走路。
  不过,小面包时不时地产生一种感觉,似乎周围的一切都翻了过儿。月球、山峰、他自己以及走在前面的全不知——一切都仿佛是大头朝下的。他觉得月球表面好象在上边,而天空连同所有的星星和太阳却象在下边,他自己则是穿着宇宙靴用靴跟贴在月亮表面上,头朝下悬在那里。一到这种时刻,他就担心会从靴子里滑溜出去,然后头朝下地掉到宇宙空间里,而靴子却留在月球上。这使他不得不过一会儿就拽一次靴子,把靴子更紧地拉到腿上。
  他之所以有这种不正常的感觉,是因为月球上的重力减小,体内的血液被吸引到了身体上部,腿上的血液就少了。留在身体上部的血液过多,对脑血管增强了压力,就象我们头朝下时所感到的那样一种压力。正是因为这样,小面包才产生了头朝下悬着的感觉。由于他觉得自己是脚朝上翻了过儿,所以周围的一切也都仿佛翻了过儿,这是没有办法可想的。一开始,这种反常的感觉使小面包非常害怕,后来他不理会了,心想,不管怎样走路,是头朝上还是脚朝上,反正全都是一回事。应该公正地指出,全不知却根本没有这样的病态感觉,——这也许是因为他身体很结实,而且不象小面包那么胖的缘故。
  到金字塔去的路原来并不象一开始觉得的那么近。必须指出,月球上的距离很不容易判断准确。因为月球上没有空气,远处的物体也能看得很清楚,所以总显得很近。全不知和小面包已经走了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可离金字塔还很远。炎热的太阳越来越厉害地烤着宇航服,全不知和小面包都没想到可以使用宇宙伞,因此感到闷热难忍。
  “别这么着忙嘛,全不知!”,小面包央求说。“得喘口气啦。”
  “看样子你是愿意在这太阳地里晒着啊,”全不知回答道。“咱们应该早点走到金字塔,好躲在阴影里。再说这里还有各种宇宙射线呢!”
  “还有什么射线呐?”小面包抱怨说。
  “你一下子搞不明白,”全不知说。“我以后再给你仔细解释。”
  实际上,全不知给小面包什么也解释不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宇宙射线是什么,这些宇宙射线与普通光线又有什么不同。他只是听倒挂金钟和小鲱鱼讲过有这种射线,在月球表面时要当心它。
  全不知和小面包终于来到目的地。他们在远处把它当作金字塔的东西原来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确切些说,是一座熄灭了的火山,山坡上满是裂缝和凝固了的溶岩。全不知和小面包顺着那条小路来到山坡上的一个洞穴旁。咱们的旅行家为了尽快躲开烤人的阳光,走进洞中。这里可比外面凉快。舒服得多。小面包不再觉得好象马上要滑出宇宙靴掉到宇宙空间了。现在,他在头上看到的不是星空,而是拱形的石头洞顶,他觉得,即便他要飞走的话,也不会飞得很远。小面包从脚上脱下宇宙靴,在洞壁旁一块平滑的石头上坐下来休息。
  全不知学着他的样子,挨着他坐下。但是他生性好动,不能安静地坐很久。眼睛稍一习惯洞中的黑暗,他就跳起来,到处东瞧西看。全不知发现这个洞并没有到头,还一直通往山的深处,于是说应该对它研究一番。
  小面包不乐意地穿上靴子,站起来,抱怨着跟在全不知身后走。还没走上十步,他俩就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小面包说,在这样黑咕隆咚的地方没法做什么研究,正想往回返,就在这对候全不知打开了电筒。黑暗立即消散了。全不知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他只好继续走,但他心里格外不乐意,因为除了疲劳之外,他还感到了寒冷。一开始,还是挺舒服、挺凉爽的,突然之间竟变成了难耐的寒冷。小面包的胳膊腿都开始冻僵了。他一边走一边小跑,又是蹬腿,又是拍手,以便暖和暖和身子,但都没顶什么事。
  这时全不知却好象根本没有觉出冷来。他情绪饱满地往前走着,力图不放过映入眼帘的任何东西。刚进去的时候,山洞好象是一条宽敞的、在坚硬的山岩中凿成的隧道。隧道倾斜向下,所以走起来很容易,就象有人一直在推着后背似的。突然,隧道扩展开来,旅行家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山洞中,或者按更正确的叫法,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月下山洞中。
  他们眼前所见的景致颇象神话中的严寒世界。在很高的洞顶,倒悬着成千上万根晶莹剔透的冰溜。有的冰溜很短小,象闪烁金星的穗子一样紧贴洞顶。有的冰溜大一些,仿佛是一串串发光的花辫从上面垂下来。个别的冰溜很大,尖尖的顶端几乎够到了洞底。有的冰溜的顶端已经触到洞底,就象一根根支撑着拱形洞顶的柱子。这座冰宫的高高石墙被严寒画满了各种奇妙的花纹。
  全不知把这幅景色欣赏一番后,接着向前走去。小面包在后面跟着。也许由于四周有大量寒冰,也许由于气温真的下降了,小面包冻得直发抖,他使劲蹦跳着,以致一只宇宙靴从脚上滑掉,甩到一边去了。小面包跑过去找靴子,又在冰柱之间迷了路。他恐惧地呼唤着全不知,但全不知已经不能来帮他的忙了。就在这时候,全不知进入洞中一条新的隧道,它的底部全覆盖着厚冰。全不知一踏上冰层,马上摔倒了,向下滑去。平滑的冰面上没有任何一点凸起的地方,可以抓住它阻止身体下滑。全不知在步话机中听到了小面包的喊声,但是他根本没法理会,他连照顾自己都来不及了。
  这时,隧道越来越陡地向月球深处通去。不一会,全不知已经不是在冰上滑,而简直是掉进了一个深渊。逐渐四周不那么漆黑了。下面仿佛透出了亮光。同时也暖和多了,几分钟以后简直变得热起来。射来了明亮刺眼的光线。全不知心想,自己注定要在火焰中丧命。正准备同生命告别,突然之间,深渊的四壁向四外离去,并且不见了。又过了一分钟,全不知看到,在自己头上竟出现了一片明朗的、遮着一层波浪般云朵的天空。而下面……全不知努力想看清楚下面是什么,但下面的一切都如在云雾中。过了不久,透过逐渐消散的云雾,全不知看清下面原来是一片大地,大地上有田野,有森林,甚至还有一条河流。
  “这里原来是这样的啊!”全不知自言自语地说。“万事通说过,月球是个球。它里面还有一个球,在里面这个球上生活着月球小矮子,或者叫作月球人。这么说,万事通是说对了。好吧,咱们等上一小会儿,没准儿很快就会同月球小矮子见面的。”
  这时,陌生的大地已经在渐渐临近。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有一座城市和城市中的街道、广场。这是最大的月球城市之一——压榨城。不一会儿,全不知连房屋以及街上的个别行人都能分辨出来。风儿刮着他,但不是把他刮向市中心,而是刮向一个郊区,看得到那里有果园、菜园,屋顶浸沉在一片绿荫之中。
  “行啦,这更好,”全不知想道。“起码可以摔得轻些,要不然,摔到石头马路上,连骨头都收不起来。”
  不过,全不知白白担心了,因为他背后那把带翅膀的小降落伞减缓了下降的速度。当然,由于突然的撞击,全不知的腿向上弹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降落伞在他身后自动折起来,折成风帽的形状。全不知环顾了一番,看到自己被一些长着细小绿叶的灌木包围着。全不知发现灌木上的树叶在摆动,因此得出结论:周围有大气,也就是有空气。要知道,树叶是不会自己摆动的,实际上是风在使树叶摆动,而如今谁都知道,风不过就是空气的运动罢了。
  全不知这样推论之后,脱下宇航服,他觉得不仅没有喘不上气,反而呼吸得很轻松。他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比他在地球上呼吸的空气还要清新。这当然只不过是他的感觉罢了,因为他在宇航服里待了好长时间,对新鲜空气已经有点生疏了。
  全不知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到胸腔中的心脏跳动得平缓多了。心情也愉快轻松起来。他甚至想要放声大笑,但又适时地醒悟过来,决定暂且不表示高兴。他当然应该首先四下看看,搞清自己落到了什么地方。
  全不知把宇航服整齐地叠好,藏在一丛灌木下,随即开始熟悉环境。他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灌木,认出这实际上并不是灌木,而是一种很小很小的乔木。每棵树都只比全不知的身材高半倍到一倍。这些树的树枝上结满了很小很小、只有小豆子粒儿大小的青苹果。全不知摘下一个尝了尝,马上又吐出来,因为苹果太酸了。离苹果树不远还长着一些同样低矮的月球梨树。全不知尝了一个月球梨,又涩又不好吃——可能还没熟。
  全不知把月球梨扔到一边,继续寻找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月球苹果和月球梨勾起了全不知的食欲;再说,从打他最后一次吃东西到现在已经过了好长时间。他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一个很高的木头栅栏前边,沿着栅栏长着一些带刺儿的矮树丛,上面结满很小很小的红色浆果。全不知尝了一颗,认出这是一棵矮小的月球悬钩子①树。浆果的味道同我们地球上的普通悬钩子毫无区别,但长得比地球上的小多了。全不知开始往嘴里塞月球悬钩子,可是吃了好多都没吃饱。
  而且,这一次他到底没能吃饱肚子。他要是警觉一点,一定能够看到,有一双细心的眼睛早就在树丛后面盯住他了。这双细心的眼睛是一个月球小矮子的,他的名字叫小定位。他穿着一件肘部磨破了的棕黄色上衣,戴着一顶脏得一塌糊涂的鸭舌帽。下面穿一条通常是把裤腿塞到靴子里的那种裤子,但他脚上穿的却不是皮靴,而是光脚穿着一双拖鞋。小定位手里拿一把扫帚,他象拿长枪似的斜端着它,仿佛准备端着这条枪去冲锋。
  全不知毫无顾忌地继续吃着悬钩子,下面突然咔哒响了一声,他马上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紧紧夹住了他的一只脚。全不知疼得大叫一声,弯腰一看。他的脚踩到捕兽夹子上了。监视着他每一行动的小定位这时从埋伏地点跳出来,跑到全不知跟前,使出全身力气照他头上就是一扫帚。
  “嗨,你这坏东西!我叫你偷吃悬钩子!”小定位摇晃着扫帚喊着说。
  “您听我说,”全不知气愤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干嘛拿扫帚打人?这儿还放上了捕兽夹子!”
  小定位却不听他那一套。
  “我叫你偷吃悬钩子!”他说着就把全不知的两支胳膊扭到背后,用条绳子捆起来。
  全不知只有耸耸肩膀。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他嘟哝道。
  “等我把你带到老臭虫先生那儿,你就什么都明白啦!”小定位威胁说。
  “哪个老臭虫先生?”全不知问道。
  “到了那儿你就会看见是哪个老臭虫先生了。现在……给我走!”小定位说,还使劲一拉绳子,差点儿把全不知拽倒。
  “您真不通情理,我怎么走得了啊?难道您没看见我的脚让夹子还夹着吗?”全不知说。
  “还怪了不起的呢,脚让夹子夹着哩……娇气!”小定位申斥说。
  不过,他还是弯下腰,取下全不知脚上的夹子。
  “喂,走,走,别说话!”他命令说,然后,手拉着捆绑全不知胳膊的绳子一头,用扫帚在他后背上一顶。“你甭想跑,反正跑也跑不出我手心去!”
  全不知只是耸耸肩膀作为回答。被捕兽夹的弹簧弓子打着的那只脚疼得很厉害,就凭这一点他也没法跑。他一瘸一踮地在果园里慢慢走着,小定位肩扛扫帚,呼哧呼哧喘着气,生气地跟在他身后。他俩走出果园,又沿着一些种着月球黄瓜和月球西红柿的长畦走去。虽然这时全不知顾不上什么,但他还是左顾右盼,他发现月球黄瓜和月球西红柿只等于他在地球上常见的几十分之一。
  远处有三个小矮子在浇菜畦。两个人压抽水机,一个人手拿带嘴子的水管浇地。喷嘴向高处喷出一般水流,然后水流散成细滴,象下雨似的从上面落下来。
  很快走过了菜畦,接着是种月球草莓的畦。有几个小矮子正在畦中爬来爬去地采摘熟草莓,摘下来放到圆筐里。有一个小矮子看见了小定位和全不知,喊道:“喂,小定位,又逮住一个强盗呀?”
  “又逮住一个,那还用说!”小定位得意地微笑着说。
  “是往老臭虫先生那儿带吗?”
  “是往老臭虫先生那儿带,那还用说!”
  “又要让狗咬他吗?”另一个小矮子停下工作问道。
  “用什么咬他,这可是老臭虫先生的事儿啦。他怎么下令,我们就怎么办。”
  “一群野兽!”干活的小矮子中有人恨恨地说。
  “什么?”
  “我说您和您的老臭虫先生是野兽!”
  “你才是野兽!”小定位忿忿地回了一句。“我要去报告老臭虫先生,说你们不干活,却在这里胡嚼舌根子,……简直要造反啦!”
  小矮子们又默默地工作起来。小定位拿扫帚在全不知背上捅了一下,他俩接着往前走。全不知登上一个山岗,看到一座漂亮的、带着大敞廊的二层楼房。楼房四周有一些花坛,栽着各种鲜花,这里有月球雏菊、蝴蝶花、旱金莲,以及月球木犀草、江西腊。楼房的窗下长着一丛丛月球丁香。这些花草都跟我们地球上的一样,只是小好多。不过,对于月球上的植物都很小这一点,全不知已经开始习惯了,所以他没有感到惊奇。
  敞廊上坐着老臭虫先生。这是一个身体胖乎乎、面孔红彤彤、长着一颗玫瑰色秃顶大脑壳的小矮子。一双细眼睛好象两道缝儿,几乎没有眉毛,这使他的脸显得很快活,很善良。他穿着一件深棕色带白条的肥肥大大的绸睡衣,脚上是一双便鞋。
  他坐在桌旁,同时干着四件事;吃抹着黄油的白面包;喝加了果酱的茶;看报纸;摆手挥赶成群聚在头上的苍蝇,吹掉落在茶里的苍蝇。
  老臭虫先生十分用心地做着这四件事,以致汗水象小溪似的从秃头顶上流下来,顺着面颊和后脑勺径直流到衣领里。看来,这使老臭虫先生感到格外的惬意,因为他不时地抓起搭在椅背上的手巾,使劲擦一把湿漉漉的秃顶,还想一下子把脖子也擦到,然后把手巾在头上甩一圈,赶走苍蝇,再把它搭回椅背上去。
  老臭虫先生看见逐渐向楼前走来的小定位和全不知,他把没喝完的茶搁到一旁,好奇地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这不,老臭虫先生,我捉住一个强盗。”小定位带着全不知离老远就站住说。
  老臭虫先生从桌旁站起来,走到敞廊的台阶前,把两只圆润的小手放在肚子上,对全不知从头到脚地端详起来。
  “大概是踩到捕兽夹子上了吧?”他终于问道。
  “正是,老臭虫先生。他在偷吃悬钩子的时候被夹子夹住了。”
  “是这样,这样呵,”老臭虫哼哼哈哈地说。“嗯,我要给你点厉害看看!你说,为什么偷吃悬钩子?”
  “我是吃了,却根本不是偷吃。”全不知纠正他的话说。
  “哈,还怪委屉的呢!”老臭虫先生冷冷一笑。“连句话都不许人家说啊!好吧!那你干嘛要吃悬钩子?”
  “你说干嘛……我想吃呗。”
  “嗬,真怪可怜的!”老臭虫假装同情地高声说。“‘我想吃呗’!我要给你点厉害看看!那悬钩子是你的吗?回答!”
  “为什么不是我的?”全不知回答道。“我又没夺别人手里的。是我自己从树上摘的嘛。”
  老臭虫气得差点儿把两条小短腿跳起来。
  “哼,我要给你点厉害看看!”他喊道。“难道你没看见这里是私人所有制吗?”
  “什么私人所有制?”
  “怎么,你是不是不承认私人所有制?”老臭虫怀疑地问道。
  “为什么我不承认?”全不知难为情地说。“我承认,只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是私人所有制!我们那儿没有什么私人所有制。我们都一块儿播种,一块儿栽树,然后各取所需。我们那儿什么都挺多的。”
  “你们哪儿?你们是什么人?你们那儿什么挺多的?就冲你说的这种话简直就应该把你送警察局!那里会教训你的!你会知道厉害的!”老臭虫大发雷霆,他挥舞着手臂,一句话也不让全不知说。
  后来,他一拍手掌喊道。“小狗熊!”
  一个小矮子从门外应声跑来,他的装束同小定位一样,只是没戴帽子。老臭虫看到他,手指头弹出一个响儿,用手指了指身旁的地板。小狗熊马上明白了老臭虫的要求,他抓过桌旁的椅子,放到老臭虫身后。老臭虫不慌不忙地坐到椅子上。
  “来,牵这个……”他说道,”唔——唔……对,把小阁下牵到这儿来。”
  小狗熊急忙奔过去执行命令。
  “我是个善良的小矮子,这算你运气,”老臭虫对全不知说。“我不会把你送警察局的。老弟,最好别沾警察局的边儿。跟警察局打交道没有任何好处,无论是对我,也无论是对你。可恶透了!”
  这时,小狗熊用链子牵着一条长毛下垂的大狗走来。
  “就这样吧,我要把你放走,”老臭虫对全不知接着说。“不过,亲爱的,你可要跑快点儿,别让小狗咬你一家伙啊……松开他!”他命令小定位说。
  小定位解开全不知胳膊上的绳子。
  “好啦,你现在跑吧,还磨蹭什么?”老臭虫说道。“你是不是想让人家放狗追你?来,小狗熊,把狗放出去追他。”
  全不知一看事情不妙,撒腿就跑。这时候小狗熊已经把链子解下来,浑身长着长毛的大狗跟在全不知身后猛冲过去。
  “咬住他,小阁下,咬住他!”老臭虫拍着巴掌,高兴地尖声喊叫。
  全不知一看大狗快要追上自己,就猛然往旁边一拐。大狗则由于惯性冲了过去。每当小阁下追近,全不知都重复这一手,所以大狗连一次都没能咬着他。全不知和大狗围着楼房在花坛上跑来跑去。连根刨出的雏菊、蝴蝶花、郁金香在他们脚下四外飞扬着。
  “小阁下,咬住他!”老臭虫在拚命喊,“你磨蹭什么呀?连一个小偷都对付不了!追他!嘿,你这个笨蛋!我要给你点厉害看看……喂,小狗熊!”
  “您有什么吩咐,老爷先生!”小狗熊毕恭毕敬地对着老臭虫弯下腰。
  “马上牵来这个……唔——唔……把小霸王牵到这儿来。”
  “遵命!”小狗熊声音不清地说了一句就急忙跑开了。
  过了一会儿,他牵来一条身躯细长而肌肉发达的大狗,狗腿又瘦又长,长着一身棕色短毛。
  “放开它!”老臭虫喊道。“去,去咬住他,小霸王!”
  全不知一瞧小阁下来了援军,立即往山岗下跑去,在草莓地里蹦跳着。两条大狗不择道路地紧追不舍,毫不可惜地践踏着草莓。
  “他们在干什么呀!他们在干什么呀!”老臭虫一边手摸着秃顶往下跑,一边吼叫。“他们把我的草莓毁了呀!小霸王,小阁下,咬住他这个该死的!包围他!从两边上!……咳,笨蛋,蠢货!没长脑子的白痴!两个缺心眼的白痴对付不了一个没长脑子的白痴!……你们咧着嘴干嘛?”老臭虫对干活的小矮子们喊道。“捉住他!光站着笑,没长脑袋的东西!你们这些家伙!”
  小矮子们丢下工作,在花坛上跟着两条狗跑起来。老臭虫这时才发现,这样一来草莓可更加遭殃。
  “回来!”他喊道。“我让你们跺草莓吗?我要叫你们知道知道厉害!”
  小矮子们停下来。老臭虫亲自奔过去追全不知。一只脚踩上了捕兽夹子。
  “这是怎么搞的嘛?”他疼得哆嗦着尖声叫道。“喂,小定位、小狗熊,你们怎么光傻看着啊?无赖东西,我要给你们一点厉害看看!到处都放了夹子!给我拿掉啊,要不然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小定位和小狗熊跑到他跟前,从他脚上取下夹子。这时,全不知、小阁下和小霸王把活动场地从花坛转移到种黄瓜和西红柿的菜畦里。一会儿的工夫,那里就搞了个乱七八糟,难以分清哪儿长的是黄瓜,哪儿长的是西红柿了。
  “哎哟——哟——哟!他们在那里干的什么事哟!”老臭虫气得血直往上撞。他喊道。“喂,小定位、小狗熊,笨蛋,你们张着嘴干嘛?快把枪拿来,我要象打死一条狗似的把他打死,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小定位和小狗熊马上不见了,过了一会儿拿着枪回来。
  “向他射击!”老臭虫唾沫四溅地喊着。“为了这个,反正我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手拿长枪的小定位瞄准好,放了一枪。子弹离全不知两步远呼哨着掠过。
  “哪有这么打枪的?哪有这么打枪的?”老臭虫气愤地喊着。“把枪给我。我让你们看看应该怎样打枪!”
  他从小定位手里把枪夺过来,放了一枪,不过打中的不是全不知,而是小霸王。这条可怜的狗发狂似地尖叫一声。它往上一蹿,在空中翻了一个斤斗,脊背朝下摔下来,就爪子朝天地躺在那里不动了。
  “你们看哪,蠢货!”老臭虫抱着头喊道,“把狗打死了,全是因为你们!”
  全不知一看事情已经到了开枪的地步,就向栅栏跑去,用尽全身力气从栅栏上面跳过去。
  “啊,你这么干!”老臭虫气得喘吁吁地喊道。“不能这样便宜了你!我要给你一点厉害看看!”
  他把一只拳头举到红扑扑的秃顶上使劲挥动了一下,然后懊恼地啐了一口唾沫回家去了——去计算全不知造成的损失。

  大章鱼先生把大型植物公司干掉以后,马上感到如释重负。他如今确信,穷人又离不开对富人的依附了,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利用永远留在月球表面上的火箭里的大型种子了。但是他很快又想到,遥远的行星地球上的居民既然能往月球发射一艘宇宙飞船,他们也就可以发射来第二艘。大章鱼先生发誓不能让任何地球人带着他们那种,按照他的说法,该死的种子到月球上来,他把最优秀的月球天文学家召到自己家里,问他们能不能用天文仪器发现宇宙飞船向月球接近。
  天文学家们说,任何天体,甚至象陨石或者星际飞船这种不大的天体,都能借助重力天体望远镜发现。用另一种名叫重力定位仪的仪器,天文学家能够测出宇宙飞船的距离以及它的运动速度和方向。如能事先预告有飞船飞来,就能测出它将在什么时候,甚至在月球表面的什么地点降落。
  大章鱼先生答应给天文学家们一大笔钱,吩咐他们对行星地球进行不间断的观测,如果在星际空间发现类似宇宙飞船的可疑物体,就立即向他报告。打那以后,压榨城天文台就有一架最完善的重力天体望远镜对准了距月球最近的行星的方向,简单地说,也就是对准了地球的方向。
  应该提一下,重力天体望远镜,同我们可以用眼睛仔细观察星辰或行星的普通光学天体望远镜完全不同。重力天体望远镜是一台复杂的装置,样子象是电视机,安装着一根巨大的、上粗下细的管子,它可以轻巧地转动,指向月空的任何部位。这根管子,或者叫喇叭,是用极细的金属丝编成的,这是一架天线,能够捕捉任何天体向四面八方传播的引力波,即所谓的重力波。这个管状的,或者叫喇叭状的天线一捕捉到引力波,电视机荧光屏就亮起来,现出一些曲线。根据线条的弯曲度及其在荧光屏上的位置,可以判断出所观察的天体的大小。接通重力定位仪以后,可以立即得出到该物体的准确距离以及它的运动速度等有关材料。
  自从压榨城天文台的主要重力天体望远镜对准地球方向以来,天文学家们发现了几个小天体。不仅是它们的大小,而且还有它们的运动速度和方向都表明这是些普通的陨星。然而不久,在邻近行星地球处却发现了一个天体,它的行动使天文学家们感到有些奇怪。这个物体离开了地球,但不知怎的,它的速度并没有减低,反而加大了。这是违反宇宙力学定律的。按照宇宙力学定律,在行星附近运动的物体,其速度只有在物体向行星接近时才会加快。因为这个物体不是向地球接近,而是离开地球,它的速度本应减慢才对。这种运动速度加快的原因只能解释为存在着另一个大行星的引力,然而地球附近又没有别的行星,那就只能认为,被发现的物体是在一种内力,即存在于它本身内部的力量的作用下,才加快速度的。这种力量的来源可能是工作着的喷气发动机,假如果真如此,那么,发现的天体就不是别的,而正是一个宇宙火箭。
  压榨城的天文学家们又继续观察了一阵,确信引起他们注意的天体正逐渐获得足以脱离地心引心范围的速度。天文学家们计算了它的轨迹,也就是在宇宙空间移动的这个物体的飞行路线,认为它正朝月球飞来。他们立即把这一情况向大章鱼先生做了报告。大章鱼先生指示继续进行天文观察,随后打电话给警察总监勒日格里,告诉他说,一艘舱内载着小矮子的宇宙飞船即将到来,说必须尽快把他们干掉,因为他们企图到处播种大型种子,并且要挑唆穷人不服从富人。
  警察总监勒日格里说一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但要求把宇宙飞船抵达月球的时间,宇航员预定降落的地点以及他们的大致人数告诉给他。
  “这些资料是必需的,”他说,“这样才能好好准备迎接宇宙的来客,并且把他们打得一塌糊涂。”
  “我一定让他们把您需要的一切资料都及时通知给您。”大章鱼先生答道。
  这时,月球天文学家们正在继续观测,他们很快发现天体已经脱离了地球引力的范围。但是,它的飞行不怎么准确,有一阵子使人觉得它会从月球旁边飞过去,可不一会儿就看到,它略微把飞行速度减慢了一点,拐了一个小弯,结果方向变得更准了。宇宙中的这种动作只有可操纵的物体才能做到,因此,压榨城的天文学家现在毫不怀疑这是一个宇宙火箭,而不是什么偶然经过的彗星或者陨星了。现在,宇宙火箭离月球已经很近,根据重力仪器的指数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出它的重量和体积。压榨城天文学家比较了取得的数字资料,进行了一些计算之后得出结论,认为火箭可载十人到二十人,甚至可能是三十名来客。宇宙飞船的大致降落地点暂时还无法断定,因为它接近到足够距离后并没有降落,而是绕着月球飞行起来。天文学家们当即猜测到,飞来的宇航员是想选择最合适的降落地点,所有才改为轨道飞行,即圆形飞行的。
  月球天文学家们的猜测是正确的。万事通、倒挂金钟和小鲱鱼事先就说好,在月球表面没发现全不知和小面包乘坐的宇宙飞船以前不降落。他们虽知道应该在月球上的亮海区寻找这艘飞船,但还是绕着月球飞了二十多圈才找到孤零零竖立在凝固的亮海上的火箭。
  沿着同一条轨道又饶了几圈,确定了火箭在月球表面上的确切位置,宇航员们做了些必要的计算,随即开动了电子自调机,它在必要的时刻里启动了制动装置。降落进行得极为准确,结果,新火箭在距旧火箭不远的地方落地月球表面上。
  除了万事通、倒挂金钟和小鲱鱼之外,飞船的乘员中还有机械师小螺丝和小凿子、小星星教授、天文学家玻璃片、工程师铆钉锤、建筑师小积木、画家小锡管、音乐家小弦琴和医生小药丸。降落完成之后,作为宇宙飞船指令长的万事通立即吩咐小螺丝、小凿子、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等四名宇航员穿上宇航服去侦察。
  征察队要做的头一件事情是对“全面号”火箭进行调查(他们约定把全不知和小面包坐着飞来的火箭简称为“全面号”,以便与第二个火箭相区别。他们根据第二个火箭的主要设计人倒挂金钟和小鲱鱼的名字,把它简称为“倒鲱号”)。
  被指定为征察队的宇航员穿上宇航服,在万事通的率领下来到“全面号”火箭前,走了进去。征察员们仔细搜查了所有的客舱、小室、隔舱以及其他辅助房间,证实全不知和小面包不在火箭里。此外还发现少了两套宇航服。没有逃过征察队注意的还有,食品储藏舱里的全部食品都已吃得精光。这使万事通和他的同伴不能不认为,在食品储备用完之前全不知和小面包是一直待在火箭里的,此后才离开栖身之处去寻找食物。
  万事通命令倒挂金钟和小鲱鱼,以及小螺丝和小凿子仔细检查全部机械设备的工作情况,开出待修部件的清单,随即离开火箭。他来到月球表面,四下细心查看起来,想猜测出全不知和小面包可能往哪边走。正对着他的是一片平原,样子很象一个凝固了的大海,远处有一片火红色的山峰。右侧是同样的山峰。左侧绵延着一片静止不动的浪涛。转过身来,万事通看到的群山样子很象肥皂沫或是放在地上的云朵,它们顶端有大块大块水晶般的东西在闪闪发光。离这些云朵状的群山不远,有一座金字塔形的或者说方尖锥状的山峰。从山脚到万事通站着的小丘是一条明亮的、象箭一般笔直的小路。
  “他们离开火箭以后要是到什么地方去的话,当然走的是这条路。”万事通想道。
  他做出这个结论之后,立即用报话机向小积木、小锡管、小星星,玻璃片和工程师铆钉锤发出命令,让他们带上登山用具跟他到金字塔形山峰那里去。
  小积木、小锡管、小星星、玻璃片和铆钉锤立即穿上宇航服。每人带上登山杖,腰带挂上凿冰斧和一盘结实的尼龙绳。玻璃片除了这些之外还背上了他片刻不离的天体望远镜。
  小积木、小锡管、小星星和玻璃片出了火箭,沿着月球小路大步走去,想尽快赶上走在前边的万事通。至于铆钉锤,这个家伙跳出闸室以后就在火箭旁边无组织无纪律地蹦了几蹦,仿佛想从火箭上蹦过去,然后又顺着小路往前跳起来,跳得那么猛,三跳两跳就超过了万事通。他虽然很清楚,在月球上必须控制自己的力量,使之与动作相适应,因为他的体重在这里只等于地球上的六分之一。然而,他是个在地球上就不能安安静静待着的小矮子。而到了月球上,他更感到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愿望,想跑、想蹦、想跳,想翻斤斗、想飞,总之,是想干各种冒失事。可能这恰恰是体重减轻对小矮子的心理产生了作用的一种表现。
  万事通看到这些伤脑筋的蹦跳,明白自己把铆钉锤带到月球上来是做了一件错事。他当即命令他返回火箭,可铆钉锤却不理会这个命令,仍然接着翻斤斗。
  “这样破坏纪律在宇宙中是不容许的!”万事通忿忿地嘟哝说。“你等着,我把你关在火箭里,到那时候你再蹦!”
  恰在这时,万事通看见路边有一只宇宙靴,那是小面包从山洞跑向火箭时从脚上掉下来的。万事通甚至没有马上搞明白这是什么东西,把它拣起来以后才看清不过是宇航服上的一只靴子。
  小积木、小锡管、小星星、玻璃片和铆钉锤看见万事通拣起了什么,都马上跑到他跟前。
  “朋友们,咱们的路走得对!”万事通给他们看着靴子大声说道。“咱们拾到的东西证明全不知和小面包曾经在这里走过。这只靴子不会自己跑到这儿来的嘛。咱们要继续寻找。”
  铆钉锤这时从万事通手中夺下靴子,把它挑在登山杖的尖上举起来,象挥动旗子似的摇晃着它向前跑去。万事通看他这样胡闹直摇头。
  旋行家们不久来到金字塔形的山峰前,他们走进山坡上的一个洞里,来到长满冰溜子的洞穴深处,决定对它做一番仔细的搜查。大家四散走开,在从洞顶悬垂而下的巨大冰溜子中间寻找,不一会儿小锡管发现了小面包的第二只宇宙靴。
  “第二只靴子!”小锡管挥舞着找到的靴子喊道。
  万事通和其他人连忙赶到他身旁。
  “咱们找到的这两件东西说明,咱们不久也能把这双靴子的主人找到,”万事通说,“前进吧,朋友们!”
  大家向前走去,不一会儿来到一条底部覆盖着冰层的隧道里。万事通看到隧道的冰层是个下坡,就让旅行家们象登山运动员通过冰川时那样用绳子把自己互相联结起来。这件事做得很及时。没等他们把绳子捆到腰带上继续往前走,这时,走在前面的铆钉锤在冰上滑了一跤,四仰八叉地跌倒在冰上,径直向下滑去。绳子马上抻直了,把别的小矮子往下拉去。
  “别动!站住!”万事通喊道。“把登山杖扎到冰里!”
  大家把登山杖的钢尖插到冰里。这才停止下跌。用绳子把铆钉锤拉上来以后,万事通指示把他拴在最后,不允许他往前钻。
  隧道的斜坡不一会儿变得陡直,使得万事通不敢再继续往下走了。
  “不能大家都下啦,”他说。“应该用绳子缒一个人下去看看。”
  “把我缒下去吧,”玻璃片提议说。“也许我能用天体望远镜看清点什么东西。”
  万事通命令同伴们在冰上凿出一些台阶,把几盘尼龙绳接成一根长绳子。他把这根绳子的一头系到玻璃片腰上,嘱咐他往下落的时候要小心。其他宇航员站在冰台阶上,逐渐往下放绳子,仔细留心不要让绳子从手里滑掉。
  玻璃片则通过报话机把自己看到的情况通知留在上面的人。
  “隧道的坡度越来越大!”他喊道。“洞壁扩展开来……洞底几乎是垂直的了……我看到前方有亮光……洞底以及垂直了……我正悬在一个深渊上面。下面一片雾气……是云彩……是乌云……通过乌云缝我看见了点什么……”
  “你看见什么啦?”万事通连忙问道。
  “我看见了点什么,不过看不清是什么,”玻璃片答道,“模模糊糊的,我马上用天体望远镜来看看清楚。”
  很长时间他像死了似的不声不响,后来他终于喊起来:“大地!……乌拉!我看见大地啦!……看见一条河!看见一片绿色的田野,看见了树木……森林!”
  他沉默起来,过了几分钟又听到他的声音:“乌拉!我看见房屋啦!……我看见的是个居民点!乌拉!”
  “乌——拉——!”万事通和小星星喊起来,别的小矮子也跟着喊起来。
  他们高兴得简直想互相拥抱,但是手却不能松开绳子。
  玻璃片这时又在喊:“乌云又浓了!……再也看不见什么了!一片烟尘!……这里变得非常热!把我拉上去吧!”
  万事通和他的朋友们开始往上拉玻璃片。不一会儿,旅行家们全都聚到了一起,动身往回走。他们一回火箭,万事通就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玻璃片讲述说,他在下面看到了一片搞不清是什么地方的大地,上面有个居民点。这可能是月球上的一座大城市,但也许是个小村镇。玻璃片说没把握,因为他透过云彩缝看到的只是居民点的一部分。
  “是城市还是村镇,这没有什么关系,”万事通说道。“那里既然有居民点,就是说也有居民。既然这样,我们就应该立即飞到那里去。可以乘‘倒鲱号’火箭去。我想,它能从容地穿过隧道。”
  “它穿倒是能穿过去,”小星星教授表示同意说。“可咱们怎么把火箭搞到隧道那儿去呢?虽然重量在这里比在地球上减轻了六分之五,咱们也还是搬不动它,哪怕咱们全体动手也搬不动啊。”
  “您把失重忘记了,亲爱的朋友,”万事通微笑着说。“要知道,安装在‘全面号’火箭上的失重仪可是在咱们手里掌握着呐。”
  “啊,对了!”小星星教授大声说。
  倒挂金钟说,“全面号”火箭一切完好,往月球降落时丝毫无损,所有的装置都运转正常。至于失重仪,它也完好无缺。
  万事通让人把失重仪拿来,然后说道:“只要把这个仪器一开动,火箭周围半径大约三十步的范围内即将出现失重区。我们只要把一根长度哪怕只有四十步的绳子拴到火箭上,就可以从从容容地在另一头拉着绳子。火箭就会象小线拴着的气球一样跟着我们飞的。”
  “这终归还得检验一下才行,”小鲱鱼说。“月球上的失重区也可能比地球上大得多。因为这里的重力不是小嘛。”
  “正确!”小星星高声说。
  他当即做了一些数学计算,结果表明,绳子应该长三倍,就是大约一百二十步。在进行实地检验时又发现,这个数目还得加大一倍。在开动失重仪以后,只有在距离火箭大约二百四十步以外的地方才能感觉到重力。
  对计算结果又进行了实际检验核实后,他们把一根长长的尼龙绳拴到火箭上,万事通想独自一人把它拖到洞穴跟前。他拿起绳子的一头,离开火箭二百四十步,通过步话机发出开动失重仪的口令。倒挂金钟立即开动了失重仪。火箭失去了重量,缓缓地离开月球表面向上升去。
  我们知道,所有的物体失去重量以后通常都往上升(当然是在物体没有固定的情况下)。要知道,任何物体处于重力作用之下的时候,都仿佛是收缩了或者说压扁了,虽然收缩压扁得微乎其微。但是,物体一旦失去重量,它就马上松开,挺直,结果就象弹簧似的从它停留的表面上弹离开来。
  万事通看到火箭已升到足够的高度,就轻轻拉了拉绳子,顺着月球小路不慌不忙地走去。火箭以水平状态顺从地在月表上空漂浮着。当然,它有时也落下来,可是稍一接触月球表面就又弹起来,重新升上去。
  坐在火箭里的小矮子们望着窗外。大家看到万事通毫不费劲地用绳子拉着这么大的火箭,都很高兴。
  他们却是高兴过早了。万事通离洞口已经不远,认为自己的任务快完成了,可这时候火箭又落了下来。万事通看到这一次火箭没有再弹离月球表面,并且感到绳子变沉了,又走了几步,就根本拉不动了。万事通看到自己在白费劲,以为是火箭里的小矮子们在跟他开玩笑,于是气冲冲地喊道:“喂!你们在那儿开什么玩笑?你们干嘛把失重仪关了!”
  “失重仪开着呐。没人开玩笑嘛。”倒挂金钟通过步话机回答说。
  “我这就亲自来看看。”
  万事通迅速返回火箭检查失重仪,可是不论他怎么开怎么关,失重现象都没有出现。
  “这是怎么啦?”万事通茫然地说道。“二者必居其一,要么是月石释放的能量耗尽了……”
  “要么又是什么?”小星星焦急地问。
  “要么又是什么?要么又是什么?”聚拢在四周的小矮子们一再地问。
  万事通没有回答,他抓起仪器,走出火箭,往回跑,也就是往火箭原来停留的方向跑去。
  “抓住他!他可能是急疯啦!”小鲱鱼喊道。
  工程师铆钉锤,接着是小星星都跳下火箭去追万事通。
  万事通跑离火箭一百步左右停下来,开动了失重仪。他立即感到又出现了失重现象,就在这一刻他看到,向他跑来的铆钉锤和小星星也离开了月球表面向上方升起。万事通一看见这种幻想般的跳跃,马上把失重仪关上,结果铆钉锤和小星星又有了重量,向下飞来,四仰八叉地摔到月球表面上。要是在地球上,他俩无疑非摔残废不可,但是因为这里的重力小,所以他俩不过虚惊一场。
  万事通看见铆钉锤和小星星啥事没有地站了起来,就往回跑去。全体小矮子都从火箭里钻出来,等他说什么。万事通却什么也没说。他从火箭旁边跑过去,跑到金字塔形山峰前,开动了失重仪。这一回却没有出现失重现象。
  “唉,怎么回事呀,万事通?”小矮子们跑到他身边问道。“这你怎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万事通摊开双手说。“你们自己都看见了,在那边,在远处,是有失重现象的。就是说,月石释放的能量并没有耗尽。而在这里,在离山近的地方却没有出现失重。这是不是意味着,附近什么地方存在着一种能够吸收月石释放的能量,并使失重现象不能出现的物质呢?”
  小星星教授没等听完万事通的话,就蹿过来拥抱他。
  “毫无疑问就是这样,我亲爱的朋友!”他喊道。“你哪,我的朋友,是位伟大的科学家!归于您的不仅有发现月石的荣誉,而且还有发现反月石的荣誉。我建议给这种新的物质这样命名。”
  “不过,这种物质还没有发现呐。”万事通反对说。
  “发现啦,我亲爱的,发现啦!”小星星喊着。“就是说,您从理论上发现了反月石。咱们只要从实践上再证明它的存在就行了。科学上许多发现都是这样的。理论总要给实践照亮道路。不这样,理论就一钱不值啦!”
  “这种反月石能在什么地方呢?”小积木问。“咱们到哪儿去找它呢?”
  “它可能就储藏在咱们脚下,在月球深处的什么地方,也可能就在这座山的深处。失重现象在它附近消失不是没有缘故的。”万事通说。
  “那就应该找哇!”铆钉锤喊道。“要赶紧拿铁锹挖。咱们干嘛在这儿站着啊?”
  “很遗憾,我不得不给您泼泼冷水,”小鲱鱼说。“请问,您急的是什么呀?您干嘛突然之间就要挖呀?”
  “嗨,当然是为了找到反月石喽。”铆钉锤说。
  “要反月石干嘛?”
  “什么‘干嘛’,‘干嘛’?为了消灭失重现象呗。”
  “咱们哪,亲爱的,不是应该消灭失重现象,恰恰相反,是应该创造失重现象,”小鲱鱼说。“没有失重现象,咱们就挪不动火箭,从而也就没法飞去找全不知和小面包。”
  “找全不知和小面包的事只好往后推推了。”小星星教授说。“虽然我们现在还并不知道反月石对大家会有什么好处,我们也还是应该去寻找这种奇特的物质。我们的行动应该首先对科学有利。为了科学是要做出牺牲的。”
  “什么牺牲啊?”倒挂金钟插言道。“照您这么说,为了科学我们得把全不知牺牲掉?……办不到!我们先去寻找丢掉了的朋友们,然后您才可以去找你们的反月石。”
  “你们瞧她!”小星星用指头指着倒挂金钟喊道。“反月石不光是我们的,也同样是您的嘛。这样说话是不文明的!”
  “拿手指头指人才不文明呢!”小鲱鱼说。
  要不是医生小药丸插了话,这场争论真不知会闹到什么程度。
  “朋友们!”他说道。“晚饭的时间已经过了,更不要说我们也错过了午饭的时间。我坚决抗议如此破坏制度。月球上和地球上一样,必须遵守严格的作息制度,因为不按时吃饭和不及时休息会引起各种疾病,这在宇宙空间的条件下尤其不妥。这种乱七八糟、不管不顾和不守纪律的情况应该结束啦!现在大家什么也不要说,都去吃晚饭,然后睡觉。这是我、医生小药丸对你们说的,我既然说了,就得照我说的办!”
  “对!”万事通接着说。“立即停止一切谈话!在月球上最重要的是纪律!请大家排成一路纵队。来吧,快点儿!快点儿!小药丸,你也排上……好!全都排好了吗?现在上火箭去吃饭,齐步走!”

----------------------------------

 

  ①悬钩子又名木莓。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