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星效应,男生贾里

   

   

我的好友鲁智胜是位忠心耿耿的人物,他的毛病在于自以为是,常常爱好出歪点子,需要我及时地点拔他。偶然,我也喜欢让他上点小当。鲁智胜对此不满,暗中朝我翻过多次白眼,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学来一个蠢人才用的抵抗方法:有主张当面不谈,分手时匆匆地塞过来一张纸条,弄得神秘无比,活像一个复杂的间谍案。

——摘自贾里日记

许多人说我聪明,有文艺天才。我希望他们都是英明的预言家。假如将来我真的成了个名角,像邓肯或是刀美兰那样,我肯定要写个自传,而且写上:曾经狂热地崇拜过一个叫左戈拉的歌星–在一本精装的厚书中夹进这么一句话,也许轻飘飘的跟没提似的。

——摘自贾梅日记

   贾里同妹妹贾梅虽是一胎来的,但智商绝对有高低。贾梅是个稀里糊涂的女孩,只晓得”跟着感觉走”。有一阵,她酷爱悲剧性的电影,一星期看了三回《妈妈再爱我一次》,回回都哭得死去活来,除了擦湿的手中,还带回个患重感冒似的嗓音,可她丝毫不埋怨编导故意折磨人,还比比划划地推荐贾里去看那苦戏。后来,贾梅的爱好又转了风向,变成个流行歌曲爱好者,到处搜集金曲选,苏芮、王杰、姜育恒天天挂在嘴边。贾里常常提醒她,可这丫头仍旧疯得很,近来,居然喜欢上左戈拉的歌了。

   自从贾梅得到一张左戈拉演唱会的前排座位票,贾里就一直耿耿于怀。一天,他看到贾梅正在收藏左戈拉的照片,便一把抢过来,端详一番,挑剔地说:”瘦猴一个,演孙悟空他都不需要找替身。”

   左戈拉名字听起来有点洋,而且疙疙瘩瘩,贾里见过他的照片,说心里话,印象不佳。那伙计瘦瘦的,脸很小,单眼皮,但又显得精力充沛,有点猴王的味。虽然以貌取人不怎么公平,可第一印象就是如此,贾里总不见得说违心话去恭维那老兄。

   “算了吧,现在流行瘦,胖子才讨人嫌呢!”

   “我要去听左戈拉演唱会!”贾梅宣布道,”非去不可!”

   贾里又作出痛苦不堪的样子说:”小眼睛,单眼皮,嘿,他的长相大遗憾了。”

   “算了吧。”贾里说,”他形象太差了!小个子,小眼睛……”

   “双眼皮漂亮,单眼皮聪明,你连这都没听说过?”贾梅毫不退让,”这是世界新潮!”

   贾梅一向痴心,谁嘲笑她崇拜的人,她就不依不饶:”你算了吧,双眼皮漂亮,单眼皮聪明,我就喜欢聪明的歌星。”

   “反正,”贾里傲慢地说,”我才不想去听这种人的演唱会。”

   什么逻辑,贾里愤愤地想,为了捧左戈拉,她连世界潮流也不考虑了!

   贾里常常表里不一,比如前一阵,各大剧院都放映《妈妈再爱我一次》,贾梅和几个女生相约去看,感动得出场时眼皮肿得像红桃子。贾里笑死了,说贾梅自讨苦吃。

   本来,这个左戈拉演唱会同贾里没多大关系,他崇拜马拉多纳之类的世界级球星;或是有四星上将衔的军界人士;要么是头脑里满是数据公式的科学家。总之,他的眼界高得很,要不是他父亲插手这事,他保证,十二小时以内就会把左戈拉忘个一干二净。

   “哈,去看这种苦戏,哭得死去活来……这种戏害人一样!”

   贾里的爸爸是个儿童文学作家,那是份苦差使,成天锁着眉头写写弄弄。平日,他有些老派思想,不怎么赞成贾梅迷在流行音乐里。这次,贾梅为了筹款买演唱会的票,又是找门路打工,又是给父亲抄稿子。终于,爸爸被她弄得丧失立场,亲自为她去买来一张演唱会的票子。

   可是,事隔两天,贾里拉着鲁智胜就急匆匆地钻进电影院去看那苦戏,还说是去锻炼男儿意志,结果出来时,像患了重感冒,声带都哑了。

   “甲级!”贾梅高兴地又蹦又跳。

   然而,贾梅初会左戈拉,确实没有意料中的那么不同凡响。

   贾里也高兴,按以往的惯例,父亲每回给贾梅礼物总不会漏掉贾里。这一回,贾里猜想父亲或许会送他一张球赛票,最差也是一支现在的学生懒得去用的钢笔,反正接受礼物总是件喜事。

   演唱会的票子,正巧是在星期天。贾梅和林晓梅有足够的时间筹备晚上献花的事。首先,她们花了一上午连着走了几家花店,比较价目,发现还是第一家花店价格公道。待下午再去,散卖的只剩下一些梅花了,品种好的花,像玫瑰、康乃馨什么的,店主都把它们扎成一大束一大束的,整束卖。林晓梅原本是提议买梅花,因为她们的名字里都有”梅”宇,送梅花最适当。可一看梅花枝子那一副粗拉拉的秆子,还有那棉花制成似的小不点的白花花的花蕾,不禁恨铁不成钢地说:”真土气!”

   果然,父亲郑重地站起来,像要进行一个送礼仪式:”这是个对你一生都有益处的礼物。”

   林晓梅摸出钱买了一大束漂亮的鲜花,有红丝带和烫金纸包扎着,十分富贵。贾梅当然喜欢那些娇美的花束,可她翻遍口袋也不会有大票。于是,只能买了几支梅花。没有红丝带,就解下发辫上的蓝飘带把花绾成一束,这样一装点,那束梅花也显得清新美丽,超凡脱俗。

   贾里受宠若惊,啪一下站个笔挺,看父亲的架式,似乎要送他个什么贵重的传家宝:一把银制大刀或是一只祖宗留下来的金怀表什么的。不料,父亲在胸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张学员证来。

   两个女孩都是用尽了所有的财产。她们分别坐在座位上等候,两个人相距两排,林晓梅在校内是个一呼百应的人,但出了校门,就仿佛有些拘谨,和老实人没区别。她们不停地打着手语保持联络。口渴吗?还有钱吗?两个人都相互又点头又摇头,只能悄悄地去喝了一口自来水,充当饮料。

   “这……”贾里看不懂那是否有文物的意思,”值得收藏?”

   大幕终于徐徐拉开,文弱的左戈拉身着级金片的演出服走了出来,他的风度简直压倒一切,就像一个真正的王子。他举起双臂,热情洋溢地说;”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

   “想到哪里去了?”爸爸正色地说:”你的钢笔字太差劲,还不如你妹妹,我给你在钢笔字学习班报了名,付了学费!”

   掌声雷动。贾梅激动得边回头向林晓梅打手势,边止不住叫道:”他是在说我们!他是在说我们!”

   贾里差点昏过去,他想怪叫,也想勇敢地提抗议:他情愿父亲将他遗忘。但世上的公理又不允许拒绝收下爸爸的礼物。他只能干咳数声,表示那礼物像鱼刺一般鲛在喉咙口。

   左戈拉果然不负众望,唱了一曲又一曲。令人叫绝的是,他唱的每一首歌都是贾梅最最喜欢的。这种不约而同的契合也令贾梅感动不已。她相信,左戈拉完全地百分之百地理解她,而世界上这种晓得她的人已经不多了,最多只有几十个。

   可是,爸爸哪里听得懂他的潜台词!

   《沉默是金》、《再回首》、《一生何求》、《好人一生平安》……一曲连着一曲。每一支歌后都尾随着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贾梅看到林晓梅也反应强烈,不时地朝这儿做一个奔放的手势,可见是英雄所见略同。她忽然感觉找到了一个心心相印的知己,心潮起伏,激动得一个劲地擦汗。

   鲁智胜是最懂贾里心思的,贾里刚把经过说完,他就开始声讨:”天下的老爸十有八九偏向女孩子。唉,他不让你去听演唱会,就是剥夺你合法权益。”

   到了下半场,更是高潮迭起。左戈拉唱起了外国流行歌曲。这个人绝对是天才,他的外文流畅极了,很正宗地唱起了外国流行歌曲《月亮河》、《今晚你孤独吗》,真是绝了,要不是贾梅看过介绍左戈拉生活经历的文章,她说不定会以为他是个外籍华裔!

   他的口气倒像个律师。贾里说:”那个左戈拉我倒是不想见!”

   演唱会最终还是要结束的。到了左戈拉出来谢幕时,贾梅、林晓梅还有许多献花者都涌到前台。离得近了,贾梅才发现左戈拉确实很瘦,尽管上着妆,仍能看清他眼圈发黑。他似乎有些疲倦,也许他本来就是个性格落落寡合的人,反正,他是那种内向型的人,眼睛有些忧郁。

   “不,你一定得弄张票子去,堂而皇之地去,这是最好的示威。”鲁智胜坚定地说。

   献花者很多,左戈拉站在台上俯下身来接,他的身后站着为他伴舞的几名花枝招展的小姐。左戈拉接过贾梅的花,不假思索地把花束传给那些伴舞小姐。贾梅有些难过,因为她以为左戈拉会珍惜那束她捧了一下午的雅致的梅花。这非常重要!能反映他的品味高低!特别当左戈拉接过林晓梅的鲜花看了看,随后紧抱在胸前时,贾梅委屈得差点掉眼泪!

   贾里笑笑,这倒也是,能把票子当着全家人的面亮一亮,证明自己是能够打天下的角色,这该多威风!鲁智胜这家伙原来是大智若愚,真也算是一大发现。

   “我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林晓梅张开手指做了个V形,表示极大的成功。

   放学后,他们两个火速赶到戏院,售票处倒是有余票,一看票价,这两个人的脸色就无法自然–每张票十八元。老天,讲理不讲理,不管吃不管睡只不过听几首歌,却要这一大笔钱!

   贾梅有些难过,因为左戈拉甚至再没想起看那梅花一眼,这使她感到有些被辜负了。

   “太贵了。”鲁智胜说,”等我发了财再来!”

   回家的路上,贾梅走得无精打采,只是充当听众。林晓梅则大谈她的歌星梦,她觉得再过个五六年,接受崇拜者献花的应该是她林晓梅。

   贾里也没这么多钱,两个人快快而归。边走边后悔忘记对着那坑入的戏院骂几句!直到星期六放学,临到分手的十字路口,鲁智胜才诡秘地一笑,说:”别恨那戏院了。明天中午等我的纸条!我想请你听演唱会!”

   贾梅不让自己沮丧,她相信一定是左戈拉拿不下这么多花,所以让人代为拿一拿。可她一走神,就没注意当个好听众。好在,林晓梅一点也不在乎贾梅反应不热烈,她是个我行我素的女孩子。

   “去你的!”贾里以为他在卖关子。

   贾梅的反应,只有一个人在乎,那就是送她票的爸爸。女儿踏进家门,爸爸一看她的脸就拢起了眉尖。

   到了星期日中午,鲁智胜果然很守信用地从贾里家门缝里塞进一张纸条,这家伙真是疯掉了,两家都有电话,拨一下就通,可他偏偏这么跑一趟,制造些曲折,满足业余爱好。贾里接过纸条,见那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今日下午三点戏院门口见,请你听左戈拉演唱会,不见不散。

   “喂,可以谈谈吗?”他说,”看来你很失望,是不是左戈拉有个破锣嗓子?”

   鲁智胜从未这么慷慨过。贾里半信半疑地往他家拨电话,他屡拨不通,估计那胖子在电话机上做了点手脚:塞纸条就是为了不让贾里提反对意见,更不允许他刨根问底。

   “不,论嗓子,他举世无双!”贾梅说。

   贾里没法子,只好下午三点去戏院门口会那家伙。

   “每个人的嗓音都是举世无双的!”贾里插了句,”连每头猪的嗓音都各不相同,这是个最简单的真理!”

   鲁智胜早在那儿静候多时了,他满脸笑意迎上来,有点小人得志的嫌疑:”喂,你今天可以借我鲁智胜的光了。走,进去。”

   “那么,可以谈谈左戈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说,他是不是很傲慢?”爸爸启发说,”因为你仿佛被人奚落了几句似的。”

   贾里夺过票子,翻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票价九角。他火冒冒地问:”你捣的什么鬼?”

   “怎么说呢?”贾梅说,”千万别逼我乱说!”

   鲁智胜用包揽一切的口吻说:”不用操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第一印象往往是最准的!”贾里说,”哈,我知道了,没准左戈拉是个秃子,一个鞠躬,假发套掉下来–女孩子最讨厌秃子!”

   进了场,贾里就感觉不怎么对头,场子里娃娃特多,全场响着奶声奶气的喊妈喊爹声,这鲁智胜则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不作正面解释,待到开场,幕布徐徐拉开,贾里才如梦初醒,忍不住怒声发起脾气来:”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爸爸,你看他专门诬蔑人!”贾梅生气地说,”左戈拉潇洒极了,他还有一口标准的英语,真的!我说不出他什么缺点,当然,我希望他十分出色,没有一丁点不足!”

   台上演的是木偶剧阿凡提!

   “你跟他用英语交谈了?”爸爸问。

   鲁智胜慢悠悠地说:”急什么?这不过是个前奏。阿凡提演完后咱们别出场,就躲在戏院里,晚上不就顺顺当当地听左戈拉演唱会了?”

   用英语交谈?!天,她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简直笨死了!贾梅从小学起就是英语课代表,在班里是第一流的翻译官。要是她和左戈拉用英语热烈地交谈,而所有的局外人包括林晓梅都似懂非懂,目瞪口呆,那该是多么风光!这真是个无法挽回的损失!

   “你是让我一块儿混票?”贾里瞪大眼睛问。

   当晚,贾梅听到贾里用暗语跟好朋友鲁智胜打电话。她没介意,因为哥哥一向就偏爱搞些小名堂。第二天中午,贾梅在学校的阅报廊前碰上鲁智胜,离得很远,他就朝她微笑,像往日一样殷勤。

   “别不知足!”鲁智胜嘟哝道,”我不信你能想出更省钱的办法。”

   “喂,左戈拉到底是半秃还是全秃?”那个胖子问得很认真,仿佛他正在研究这个课题。

   好容易到了散场,他们两个慢慢吞吞地起身,像惟恐踩上蚂蚁似的慢步挪到厕所,在那不怎么卫生的地方呆了一刻钟左右。提心吊胆地等那两个清场的纠察扫完了场子走了出去,他们才似两只惊弓之鸟仓皇溜进戏院。场子里的灯全熄了,暗暗的,发闷,像一个被抛弃的大地下室,适合给流亡者开秘密会议。

   贾梅涨红了脸:”你别听贾里造谣!”

   他们两个找了个隐秘的角落作为根据地,刚舒舒服服地坐了三四分钟,就发现事情不妙:先是太平门那儿的灯亮了,紧接着,舞台上的灯光也亮了。刹那间,他们变得十二分醒目。

   “这会有假?”鲁智胜诧异了,”他还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让我晚上一起去见左戈拉呢!”

   “快蹲下!”贾里说,”进来人了!”

   “去见他?”贾梅说,”怎么见得到!”

   “谁那么讨厌!”鲁智胜也只能屈着腿,蹲在两排座位的中间,”我想看清那家伙的脸!”

   “左戈拉要连演三天,贾里说,我们今晚就去听演唱会。”

   进来的,是一个喜欢站在舞台上的家伙,看来,他是个慢性子,喜欢磨磨蹭蹭,在这儿弄弄,那儿瞧瞧,像是准备在舞台上安家落户似的,好半天就是不走!

   “有没有多余的票?”贾梅问,”我想再去一次。”

   “喂,我可受不了!”鲁智胜说,”要蹲几小时吗?”

   “这……”鲁智胜一个劲地抓头皮,然后很快地说,”我当然很想帮你,可贾里会跟我吵,朋友反目是令人悲伤的,我很重感情,况且,你不一定肯跟我们冒险!”

   “那也得忍!”贾里说。

   “冒险!”贾梅实在想不通,听演唱会和冒险有什么联系。不过,她不愿放弃机会,她决定当晚再去歌场外等待左戈拉,她要证实一下他到底是不是个不珍惜别人一片心意的人。

   “说得轻巧。我的腰痛极了,它不肯配合!”鲁智胜苦着脸,表情十分悲惨,”我也无可奈何!”

   知音难觅,可是,因为难才需要觅!贾梅信心百倍。

   他一定忘掉谁出的这倒霉的主意!贾里的脚也麻掉了一一除非有特异功能,否则,谁能一口气蹲上一小时脸不变色心不跳呢?到舌来,鲁智胜实在撑不住了,只能放弃最后的架子,一屁股坐倒在地,说:”苦得像难民!”

   贾梅出发得很早,跟她同行的是林晓梅。同一般女生相比,林晓梅比较优秀,从不婆婆妈妈,也很少去猜忌别人,做事凭兴趣,虽任性,却值得交往。她听说贾梅准备在剧场外同左戈拉用英语交谈,立刻反应强烈:

   那个家伙真是打算弄一生一世了;他非但没有走的意思,还一会儿指示在顶上打灯光的人把蓝的光柱打一束过来,一会儿又把黄的强光照射在台中央,弄得这儿的两位落难的人头不敢抬,呼吸都有所克制。

   “太妙了!我赞成!我才不愿放弃这开眼界的机会呢!”

   “贾里,你的预感一向准确。”鲁智胜的口气已彻底软下来,”你预感到什么了?”

   剧场内演唱会正开得轰轰烈烈,不时传来阵阵鼓掌声,可惜,剧场结构很严密,不像学校的大礼堂;站在外面,一点也听不出左戈拉的歌声。收票处只有一个通道还保留着,给那些拖拖拉拉的迟到者一个机会。

   “一片黑暗!”贾里说,”进退两难!”

   风很大,两个女孩都感觉鼻子那儿酸酸的。不远不近有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在踱步。

   贾里不过随口说说而已,哪知事情果真如此。待到那人关闭了舞台上的灯光,便信步走下台,一下子把场子里的灯全开亮了。他用带着上海方言的普通话对着贾里他们的方向说:”二位,请站起来了!”

   贾梅说:”别碰到坏人!”

   在灯光下,贾里看见鲁智胜的脸惊得白白的,微微浮肿着,像遇上鬼一般紧张。

   林晓梅说:”我不怕坏人,可是讨厌他们的眼光……探照灯似的!”

   “勿要客气,你们快蹲了两小时了,也一定想活动活动了!”那人揶揄地说。

   两个女孩笑了一阵,就决定到收票处那儿避避风,那儿亮着灯,有一种温暖和安全的感觉。收票的是一个酒糟鼻子的老头,他很和蔼地朝她们看看,问:”想等退票么?”

   世上居然也有这么可恨的人物,从口气里可以听出,他早发觉贾里他们了,却佯装不知,故意让他们受罚似的蹲在那儿受苦受难,直到快挨到开场了才来收拾他们!

   “不,等人!”林晓梅说,”就等左戈拉!”

   贾里对他怒目而视,他却笑眯眯的,态度极好,大概属于”笑面虎”之类。

   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确切地说,她们忽然听到一阵歌声从剧场内断断续续地传出: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眼前;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

   “交出学生证。”他说,”按照我们戏院的规矩办:你们先去清扫厕所,扫毕,再来我这儿取回学生证。”

   林晓梅叫起来:”左戈拉在唱《好人一生平安》。”

   鲁智胜善于满足,不讲究个气概,因而还喜出望外地问:”不把这事捅到学校去吗?”

   “好像……怎么声音变掉了?这么熟!”贾梅迟疑得心都怦怦直跳,感觉会出什么意外似的!

   “刚才的两小时以及接下来的劳动能让你们得到足够的教训了!”那人很会说话,看来脑子管用,”何必再搞得满城风雨?”

   “就是左戈拉的歌声,太棒了!”

   鲁智胜点头哈腰,好像沾了人家多大的光,说:”谢谢!谢谢!”

   那酒糟鼻子老头噗哧一声笑起来:”哪是什么左戈拉在唱!是两个被罚冲厕所的捣蛋鬼在乱嚎!”

   “不必了!”那人收了他们的学生证,换了一种说不出的口气,”一定要打扫干净,去污粉、刷子都在那门边!”

   “不可能!”林晓梅挥挥手,”专业水平和业余水平应该大不一样!”

   鲁智胜还打算多嘴多舌,让贾里制止了:这时候说动听的求情话简直是浪费。

   老头说:”不相信可以进去看。上一场演木偶片专场,两个捣蛋鬼不买票进去,散了场不走,在里头东躲西藏打游击战一样,最后被清场的人抓住,哈,罚冲厕所呢!”

   那厕所,成年的旧垢还不少,看来是上一回被罚扫厕所的混票的家伙太缺少点责任心。贾里他们擦了窗子,又扫水池,间或把去污粉往上抛,让那白色的粉末像雪花一样飞来飞去,平时可没机会可以放开手把玩乐和干活结合在一起。因而他们举着拖把、长刷冲冲杀杀,很是快乐,后来,听众纷纷进场了,偶尔也有人来上厕所,见了他们还都翘大拇指。

   正在说话间,两个男孩被人从收票处送出来,贾梅一看就傻了:那不是贾里和鲁智胜吗?

   “这厕所扫得真干净!”

   只见这对难兄难弟裤腿卷得高高的,浑身湿漉漉的,头发技下来,乱糟糟的,狼狈不堪。贾梅做梦也没想到,哥哥会落魄到这种程度,这次也算是大开眼界。

   “小弟弟,是不是来做好人好事的?”

   “你们?”贾里绝望地笑笑,眼珠一转,”真巧哇。我们听了一会感到没什么大意思,就出来了!”

   他们两个早成了落汤鸡。可怜的鲁智胜,一双黑色的新皮鞋被去污粉洒得白花花的,即便这样,他还不住地点头,对表扬照单全收。正当他们打算收拾了残局去换学生证,忽听隔着几道森严的门传来左戈拉的歌声,似乎在唱什么《好人一生平安》。鲁智胜探出门去听听,兴奋不已,也摇头晃脑地跟着哼唱起来: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鲁智胜也不笨,连忙说:”对,就是这么一回事,意思不大!我更喜欢观看拳击比赛!”

   唉,落魄到这地步还唱个什么?况且,有两个好人今天被因在厕所,二生平安从何谈起!贾里气冲冲地把长柄刷子扔到角落里,无意中发现那儿有块皱巴巴的手绢。

   林晓梅屏住笑,说:”贾里,你唱得不错!我们都欣赏过了!”

   “喂,鲁智胜,你不是自称活雷锋吗?快把这块手绢送到失物招领处去!”

   鲁智胜又忙着接话:”厕所里温度高,声音的效果当然就好!”

   “我疯了吗?”鲁智胜说,”我是做小事的材料吗?”

   “他是说,像左戈拉这样的歌星,其实嗓音马马虎虎!”贾里说,”糟糕,票价又这么贵!”

   正在这时,那调试灯光的人领着一个神色惊慌的人急匆匆闯进来,劈头就问:”你们捡到什么了吗?”

   “正是这意思。”鲁智胜连忙收敛许多,”我们得赶回去换衣服,就先拜拜了!”

   鲁智胜耸耸肩,说:”你没派我们来捡东西呵!”

   贾里说:”这阵子特忙,得回去办重要的事,所以得换上正规的外套。”

   贾里故意很玄地指指那块手绢,说:”那是惟一的战利品。”

   他们一走,林晓梅快人快语:”他们两个像讲相声似的!”

   不料,那急得擦汗的人见了脏手绢眼一亮,扑过去抓过来,三下两下把它抖开,呵,那块皱得像旧布的手绢里居然包裹着一只大的足金戒指。那人激动得语无伦次,反反复复说那是个祖传的戒指,他洗手时特意脱下来包在手绢里,不料就忘掉取了。他还一边说,一边责怪自己糊涂,幸亏他的上司不在,否则以后准不会委他以重任了!特别精彩的是,他管那个调试灯光的人叫”刘经理”。

   又等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散场,贾梅她们冷得哆嗦。老头已准备关闭收票处的通道了,他看了她们一眼,终于发了善心,说:”要不,你们到小房子来暖和暖和。”

   “你真是经理?”鲁智胜套上去找话,”怪不得有水平。”

   她们走进收票处边上的小警卫室,贾梅一眼就看见桌子上养了一花瓶梅花,正在怒放,十分茂盛。她笑笑,暗想那老头倒很有这雅兴。但待她走近时,才明明白白地看见,那束花上绾着一根蓝色的飘带。

   刘经理笑笑,说:”你们打扫得也很有水平,一下子用掉五公斤去污粉!”

   “这……”贾梅叫了一声,叫得林晓梅也看着那蓝飘带,连连摇头。

   两人拿了学生证,心虚虚地仓皇转身,仿佛怕让他们赔去污粉的损耗。踏出戏院大门,贾里和鲁智胜刚想松口气却一下子变成了木鸡:贾梅和全校最著名的艺术型女孩林晓梅就手挽手地站在戏院门外的台阶上,像一堵矮墙挡住了去路。这一个曝光大彻底了,连回避的机会也没有。

   “噢,是那些傻女孩子送的。那个姓左的才不喜欢花呢,若是送钱他就高兴了–肯定照单全收。一大堆花枯死在后台上,喏,门边上就是。”

   “你们怎么弄得这副鬼样子?”林晓梅弯弯的眉毛抬得高高的,表示惊诧极了。

   她们回头望去,果然那儿有一大堆枯萎掉的花,林晓梅慢慢走过去,用脚踢了踢:说;”这一束是我送的!我认得出。看来,还是你的梅花运气好!”

   “哦,有些公务要做!”贾里尴尬地背水一战,”是帮人家……打工!”

   说话间,散场了,吵吵嚷嚷的观众从门前过去,贾梅说;”我还没决定是否见那个歌星!”

   “就是啊!”鲁智胜附和道。两只脚踮起来,轮换着伸到后跟,在裤腿上擦拭着鞋面。

   “不,这样走会遗憾死的。”林晓梅说,”我想再等等,一束鲜花有什么了不起,不值得生气!”

   林晓梅把他们从头看到脚,目光冷冷的,她就是那种不放弃找别人毛病的女孩。果然,她一拍双手,弯着腰笑道:”呵,两条落水狗!”

   又等了好久,左戈拉才出来。他的前后左右围了不少人,说不清是什么经纪人、伴舞或是保镖,反正,他走在中央,是个被众人宠着的家伙。不过他卸了妆,好像很平和,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这使贾梅又感到有信心;

   贾里真想同她吵一架,本来嘛,男生就不必是女生的奴隶。可今天他懒得去计较,只能拉着鲁智胜一路疾逃。气消之后,倒暗暗佩服林晓梅这丫头语文学得不错,平心而论,那”落水狗”的形容确实十分逼真。

   “How do you do!”贾梅跑过去叫道,”Do you speak English?”

   鲁智胜不愧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他一路大喊冤枉,说是悔死了,当时该把那手绢送到失物招领处,这样好坏也能捞个有名有姓的英雄当当,这下,拿头功的机会白白溜走了。贾里懒得理他,奔回家剥掉那湿漉漉的衣服,刚换上干净衣裤。忽然,门缝里”刷”一下飞进一张纸条。

   左戈拉站住了:”你说什么?”他看着贾梅,面对面,有些愣怔怔的,好像智商平平!

   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贾里,请予配合,我决定自己写封表扬自己的信–以那经理的口气写,尽量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明天就寄给查老师!

   贾梅又重复了一遍,口齿清楚,毫不含糊,可是左戈拉环顾左右,木讷地说:”她是不是说外文?噢,有没有懂英语的?”他一边说,一边就疾速地走过去了。

   贾里决定教训一下这个死要名利的鲁智胜!他赶到鲁家想去兴师问罪,不料,扑了个空。天知道鲁智胜又颠簸到哪里去塞纸条了,贾里没法子,只好留下一张纸条:我已配合你,把你的留条上交查老师,特告。

   林晓梅叫道:”搞什么,他根本不懂英语。”

   不出一小时,鲁智胜大难临头似的赶到贾里家,他先说了一通难听话,怪贾里不够朋友,像个内奸,然后就一个劲地庆幸自己还没寄出那封伪造的表扬信。贾里不动声色,他喜欢看鲁智胜急得哇哇大叫。待到那老弟走后,他才从口袋里掏出鲁智胜的留条,扔了。他才不会干那种滑稽的事呢!

   一个为左戈拉伴舞的小姐正巧走在后面,她说:”谁说过他懂英语?他在歌词下面谱上拼音就能唱外国歌了!”

   那位戏院的刘经理真是位罕见的好好先生,特讲义气,他居然还记着贾里他们的名字和学校!星期二下午,贾里和鲁智胜收到他寄来的两张演唱会票子,左戈拉的,特别值得夸耀的是那票子背后醒目地打着两个字:赠券。

   她们两个也楞住了,是啊,谁说过歌星非得会英语呢!非要他会,那不是不讲理吗?不过,尽管两个人心里开通无比,可仍有些怅然若失,慢慢地出了剧场。左戈拉早已坐车飞驰而去,而许多歌星迷还留在那里,有个人大叫:”嗨,他给我签了名!”

   鲁智胜眉开眼笑,”假若再寄封表扬信来,那就配套了!”

   她们围上去看,果然看到一个签名,小小的,歪歪扭扭的,笔法很稚嫩,贾梅三年级时的签名就比这老练了。她们还听说,左戈拉平素从不爱看书,因为他只看得懂连环画,识的字不多。

   “算了吧。”贾里在话里打了点埋伏,”别再出歪点子!”

   两个人默默地回家,林晓梅毕竟更洒脱些,她说:”这一切都很平常,不是吗?他有权利不喜欢花,也可以识不多的宇,其实他没什么过错!”

   鲁智胜不是傻瓜,连忙追问:”你到底交没交过那条子?害得我两夜都梦见查老师追我,老爸说我瘦了一圈!”

   “对,是我们愿意崇拜他的,”贾梅叹了口气,”不过,他的歌声还可以。”

   贾里把手搭在好友肩上,说:”我是那种人吗?”

   从此,她们就再也没有提过那晚的感受,仿佛存心跳过去。后来,班里同学仍然把她们划为”左”派,她们也没有声明退出。事实上,她们听到左戈拉的名字,仍会产生一种亲切感。毕竟,他是她们打过两次交道的一个著名歌星……

   鲁智胜耿耿于怀。到了分手的十字路口,又神速地塞过来一张纸条,也不知他何时下手写的,真是这方面才华出众。贾里看也没看,因为那儿绝对是一句恶毒的骂人话–人心里有火气时,写不出优美的诗句。事后,鲁智胜得知他的才华白白浪费了一回,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了句贾里求之不得的话:

   “我永远不会再给你留纸条了!”

   贾里拿到赠券,头一个想到要在妹妹面前挽回影响,他一向把妹妹贾梅的崇拜看得极为重要。可他刚提戏院二字,贾梅就沉默下来,用一种近似于怜悯的目光看过来,仿佛看一个历经坎坷的好人。看来,这丫头已确信他在戏院充当了个可笑的角色,受罚干苦役也是赖不掉的。贾里经不住她这种直直的眼神,那里透出的自己人的情真意切的气息,令他忍不住心里发沉,不敢弄些假使它变色。况且,再吹上一通,他必定会露出更多的经不起推敲的马脚,即使把责任全推给鲁智胜也无济干事–当个上了当的软弱的哥哥也没什么可光荣的!

   他只能把赠券的票根收留好,埋下一个伏笔,或许明年这一天,可以搞个”好人好事一周年纪念”。贾梅的记忆力不怎么样,那时,不妨跳过扫厕所的事,专提戏院经理寄赠券这一段的辉煌……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